第109章 求救皇后
书名:摄政王妃的逆袭之路 作者:唐久久 本章字数:2297字 更新时间:2021/04/29 18:31:16

具体的事情,富贵公公当然不敢多问。

惠帝信任他,是他的福分。

但作为奴才,也要知道自己的本分。

程轻羽在牢房之中,左等右等,也没有得到程之延的消息。

程轻羽心急如焚,却偏生一筹莫展。

过了两日,还是没程之延的消息,只是安禾公主却亲自来了牢房之中。

“公主,之延如何了?”程轻羽赶忙询问。

若是安禾公主也不告诉自己,只怕整个宫中,就没有人敢将程之延的情况,告诉给自己了。

“陛下传召他之后,又将他关押了起来,谁也不准探视。”安禾公主也只知道这些。

不管程轻羽再问什么,安禾公主也都不晓得了。

“桃红的事情,陛下调查清楚了,是她与宫中太监对食,恐被人发现,这才自杀。至于你的匕首,十有八九是她捡到的,至于皇后娘娘给的金簪,也的确如同皇后所言……”

安禾公主特意咬重了陛下调查四个字。

这件事情,分明是姚贵妃设下的陷阱。

怎么可能只是一场误会。

分明是惠帝不想要查。

程轻羽心领神会地一笑,喃喃自语道:“如此也好。”

惠帝不查,那么程之延当初指认姚贵妃的话,惠帝必然会记得清楚的。

姚贵妃自此,也算是失去了惠帝的信任。

惠帝正是盛年,还有几十年可活,岂能容忍其他人这么明目张胆地算计太子之位?

这以后,岂不是就要觊觎皇位了?

“还请公主务必帮忙,决不能让之延出事。”程轻羽焦灼开口。

这两日都没有程之延的消息,程轻羽怎么可能放心得下。

“陛下让放了你,可是程公子那边,却没有得到丝毫的指示。程公子伤了晋王,证据确凿,只怕是不会这么轻易就算了的。”

“自古以来,敢对亲王皇子下手的,不是砍头,也是要脱掉一层皮的啊。”安禾公主犹豫道。

程轻羽关心则乱,这个时候越发慌张了起来。

“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。”安禾公主将身边的人喝退,道:“皇后娘娘因为金簪之事,被关了几日禁闭,如今查明这都不过一场误会,皇后娘娘受了委屈,陛下必然会安抚皇后娘娘。”

“若是皇后娘娘愿意为之延求情,兴许还能有用。”程轻羽立马明白了安禾公主的意思。

前些日子,皇后将自己传进宫中,本就是想要拉拢自己。

若是自己求皇后帮忙,她必然不会推脱。

“我这就去凤栖宫。”程轻羽直接朝着凤栖宫冲了过去。

这次程轻羽来,皇后倒是没有为难程轻羽。

直接让人将程轻羽给请了进去。

程轻羽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恶臭,但皇后却好像没事人一样。

“本宫早知道你要来。”皇后率先开口,“程公子的事情,本宫找到机会,会替他求情的。”

“多谢娘娘。”程轻羽话虽然是这么说,但心底却并没有多少感激之意。

周皇后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来,不等自己答应,便直接应了下来。

显然,是将这件事情当做了拉拢自己的筹码。

“我与谦王也算是有些交情,本也称得上是朋友。”既然周皇后这么直接了,程轻羽也理所当然地要线表态了。

“瑞儿自小刻苦用功,文治武功,并不比谁差,只是因为本宫的出生,让他不得不远离天熹,若不然,只怕瑞儿也不能有今日。”

皇后叹息一声,这一点,他是真觉得对不起轩辕瑾瑞。

程轻羽但笑不语,当然明白皇后的意思。

她没有背景,所以她需要背景。

冷家可正是各方都想要拉拢的势力。

“谦王秉性纯良,视民如伤,是娘娘教导得好。便是谦王不在天熹,远在北境,也做了不少利国利民的大事,谦王便是回到了天熹,也还挂念着北境水利,前段时间,还央托我外祖父,去北境帮忙查看呢。”

程轻羽话里有话。

这是在告诉皇后,轩辕瑾瑞已经和冷家有联系,也算是给皇后吃下了一颗宁心丸。

仿佛在说,冷家可就是帮着轩辕瑾瑞的。

然而事实上,程轻羽只想要好好护住冷家,可不想将冷家轻易地卖了。

她方才所言,根本就是事实。

可没有提到过一句冷家要帮轩辕瑾瑞争夺太子之位的意思。

皇后若是误会了,也只能怪她自己多心了。

“好好好。”皇后看程轻羽是越看越顺眼,“你先回到清宁侯府去吧,程公子的事情,本宫会记得的。”

“娘娘有所不知,娘娘找我入宫之前,轻羽与父亲大吵一架,父亲气得要开宗祠,除我姓名,我现在是不想回去了,若是娘娘不嫌弃,可否留我几日,估摸外祖父也要回到天熹了,等外祖父回来,我再搬到冷家去住。”

程轻羽故意将冷如海给抬了出来。

皇后一想,若是冷如海回到天熹,知道程轻羽是住在自己的凤栖宫中,到时候冷家对她的态度,也会更亲近。

“也罢也罢。”皇后当即便应了下来,“但父女之间,也没有隔夜仇。这样,本宫派人去疏导疏导清宁侯,等到清宁侯气消了,一家人和乐融融才是好的。”

拥护者当然是越多越好,皇后的心思,不单单是想要得到冷家的支持,还想要获得清宁侯府的拥护。

程轻羽只是想要住在宫中,这样一旦有了程之延的消息,她也能立刻知晓。

至于皇后要去做什么,她便任由皇后折腾了。

宫人带着程轻羽在偏殿住了下来,当夜,惠帝果然来了凤栖宫。

程轻羽得到消息,一直紧锁着的眉头,才舒展开了两分。

帝后关系素来和谐亲厚,惠帝平素对皇后也是尊敬有加,皇后的话,他是会采纳的。

如今,皇后还受到了委屈,惠帝就更没有理由不听皇后的话了。

但,程轻羽忘了,伴君如伴虎,君心最难测。

当夜,惠帝在凤栖宫坐了不到半个时辰,便怒气冲冲而去。

程轻羽赶到皇后寝宫,不顾宫人阻拦,直接闯了进去,便见皇后一脸颓然地坐在梨花椅上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