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长跪不起
书名:摄政王妃的逆袭之路 作者:唐久久 本章字数:2322字 更新时间:2021/04/29 18:31:16

“怎么回事?”程轻羽惴惴不安地开口。

按理来说,现在正是皇后春风得意的时候。

“该说的,本宫都说了。”皇后无助地瞥了一眼程轻羽。

程轻羽心中警钟长鸣,结合皇后的反应和话语来看,只怕事情非但进展不顺利,还因为皇后的话,变得更加麻烦起来。

“陛下怎么说?”程轻羽才刚发问,就有公公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,尖声道:“娘娘,不好了。”

看见程轻羽也在房间之中,公公赶紧闭嘴。

只可惜,为时过晚。

“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程轻羽看向皇后,“我该知道的事情,早晚都是会晓得的。”

皇后思索片刻,终究还是点了头。

“皇上踏出凤栖宫之后,便下了旨意,程公子藐视皇权,谋害亲王,择日问斩。”

公公支支吾吾地说完,程轻羽面色大变。

“轻羽,本宫该说的都说了,但自古圣心最难测……”皇后还有心挽回什么。

“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鼾睡。陛下正是盛年,岂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舞权弄势。”程轻羽一拍脑门,倒是自己失策了。

千不该万不该让皇后为程之延求情。

皇后开口,岂不是在告诉惠帝,她程轻羽虽然没有跟着姚贵妃,却有心帮助皇后一党。

岂不是直接告诉惠帝,皇后也起了谋权的心思,轩辕瑾瑞也盯上了太子之位?

“轻羽,你听本宫说。”皇后还要再劝,程轻羽已经冲出了凤栖宫。

至宣政殿门口,禁军拦住了程轻羽。

帝王面前,谁敢造次?

程轻羽也不敢闹,笔直地跪了下去,“程轻羽求见陛下。”

良久,程轻羽膝盖好像针扎一样的疼,富贵公公才从宣政殿中出来,心疼道:“哎哟,我的个陈小姐啊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“公公,之延虽然伤了晋王,但事出有因,还请陛下明鉴啊。”程轻羽动了动自己干燥的唇。

她是冲着程之延而来的,这一点无需隐藏什么。

“程小姐,陛下自有公断,程小姐这话,是在质疑陛下?”富贵公公面色大变,“你若是执迷不悟,陛下怪罪下来,看你如何是好。”

谁敢违逆帝王之意?

“陛下仁厚,将你放了出来,还不回去给家里人报一个平安?”富贵公公叹了一口气,这是在催促程轻羽离开了。

程轻羽挺直了身板,“还请陛下从轻发落。”

程轻羽拉高了声音,话音穿云裂石,只是却没有一个人搭理。

程轻羽摆明了这是惠帝不答应,就要在这里长跪不起。

“那你便跪着吧。”富贵公公看了看程轻羽那惨白如纸的脸色,低声道:“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”

富贵公公重新回到了宣政殿后,便一直没有出来。

夜幕降临,程轻羽身子摇摇欲坠,那死撑着的意识,也缓缓涣散。

明知道惠帝心意一定,便再难更改,可是这个时候,除了求惠帝,程轻羽再没有别的办法?

她知道,程之延只要想活命,一定能够离开。

但如是一来,程之延便成了罪不容诛的恶犯。

不管走到天涯海角,都会被捉拿。

不到万不得已,程轻羽可不愿意走到那一步去。

程之延全身笼罩在黑衣之下,朝着宣政殿而来。

冷不防瞥见程轻羽的身影,程之延忙撤回了脚步。

“刚进宫便听闻陛下对我下了诛杀之令,轻羽在此,必然是为我求情的。”程之延心中已经明白了现在的情况。

自己在宫中遭遇了那么大的变故,谁想到除了程轻羽,竟没有一人为自己担心。

程之延感动不已。

事实上,他这两日并非在监牢之中。

陛下似乎有了培养他的心思,将他打发出去,秘密处理了一些事情,程之延这才处理好回来。

心疼地看了一眼程轻羽,也不知道她在地上跪了多久。

寒风彻骨,这若是落下了什么病,又如何是好?

程之延顾不得许多,直接朝着程轻羽走了过去。

程轻羽面若死灰之色,双目血丝密布。

程之延骇然心惊。

“之延?”程轻羽嗅到身边那熟悉的气息,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。

看见程之延那严肃深沉的模样,她勾起了唇角,有心想要触碰程之延,偏生自己连抬起手来的力气都没有。

寒风呼啸,程轻羽瑟瑟发抖,身子更是僵硬不能动弹。

程之延薄唇紧珉,眼中又是恼怒,又是懊恼。

这是全天下唯一在意自己的女人,是自己用一切手段,也要护着的人。

他岂能容忍程轻羽在这里受到这般委屈。

程之延二话不说,抬手便将程轻羽打晕,将她打横抱起,朝着凤栖宫而去。

入夜之后,宫殿之内,炭火柴祡碌碌,但宫殿之外,除却下等宫人和禁卫,鲜少有人走动。

程之延来到凤栖宫之时,凤栖宫宫门紧闭,一个看门的人都没有。

皇后素有贤后之名,舍不得自己宫里的人受寒,将人都叫到了里边守着。

程之延踹了踹门,动静不小。

老远便听见了有人朝着这边走来的声音,程之延低头看着怀中的人。

蜻蜓点水一般,在程轻羽的额头上,落下了痕迹。

宫门打开的那一刹那,程之延已然放下了程轻羽,纵身一跃,就站在了屋顶之上。

“是程小姐,快帮个手,将程小姐带进去。”

凤栖宫的人,谁不知道程轻羽之前就住在偏殿,似乎是讨到了皇后的欢喜。

主子眼前的红人,那可是谁也怠慢不得的。

眼睁睁看着程轻羽被人恭敬地抬入了凤栖宫,程之延这才放心离去。

“我的程公子啊,你总算是回来了。”程之延返回宣政殿,富贵公公就迎了上来,领着程之延去见惠帝。

“你与轻羽那丫头,倒是姐弟情深。”惠帝漫不经心地开口。

程之延也不反驳。

知道惠帝这是在怪罪自己,没有第一时间进来复命,却为了程轻羽跑了一趟凤栖宫。

程之延了无惧色,只道:“陛下放心,之延回来的时候,轻羽已经意识不清了,便是见了之延,大抵也只当是幻觉罢了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