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 我在这里
书名:摄政王妃的逆袭之路 作者:唐久久 本章字数:2271字 更新时间:2021/04/29 18:31:16

轩辕瑾瑞眼中俱是关切之意。

“王爷是要去给皇后娘娘请安?”程轻羽对轩辕瑾瑞的印象不差,自然也愿意与轩辕瑾瑞多说几句。

“是。”轩辕瑾瑞点了点头,又叹气道:“原本母后也不在意这些规矩。”

“只是本王前来请安只是其一。”轩辕瑾瑞面露愧疚之色,“之延是我带进宫中的,他出了那么大的事情,本王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。”

“王爷是想要入宫来,与皇后娘娘商议,有没有救出之延的办法?”程轻羽明白了轩辕瑾瑞的第二个原因。

“倒是还有些担当。”程轻羽心中如是想,也好在自己没有看错人。

轩辕瑾瑞的确也是一个真君子。

“只是,皇后娘娘也根本没有主意。”皇后有心拉拢自己,要是真有什么主张,不会忘记告诉程轻羽的。

“群策群力,兴许能有所突破。”轩辕瑾瑞也是执着的性子,不到最后一刻,也断然不会轻言放弃。

“那轻羽便代之延多谢谦王了。”程轻羽对着轩辕瑾瑞盈盈一拜,便抽身而去。

想办法的事情,就让轩辕瑾瑞和皇后去心烦吧。

自己现在毫无头绪,便是跟着轩辕瑾瑞回到了凤栖宫,也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。

程轻羽还没有走出宫门,便看见了梁大人。

瞥了一眼天色,程轻羽琢磨道:“现在正是下朝的时候,苍天怜我,让我在这里就遇到了梁大人。”

程轻羽正要跟上去,便见程靖远匆忙朝着梁大人跑了过去。

“梁大人请慢。”程靖远厚着脸皮,拦住了梁大人的去路。

程轻羽忙隐藏住自己的身形。

“侯爷。”梁大人对自己的同僚,倒是也客气。

“梁大人,之延是我三弟养子,三弟去得早,将之延托付给本侯照顾,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,本侯实在无颜面对三弟啊。”

程靖远面色灰败,有许多日子没有睡好觉了。

“侯爷的苦衷,我都明白。”梁大人却还是摇了摇头,“但程公子是伤害亲王,罪不可恕啊。”

“我朝自古注重律法,侯爷若是想要救程公子,恕老夫无能为力。”梁大人拱了拱手,就要离开。

“梁大人,便是如此……本侯自然不会为难梁大人。”程靖远似乎早就猜到了会被拒绝,“本侯知晓,梁大人公正不阿,当然不会帮之延。”

“只是,能否托梁大人去替我看看之延的情况,替本侯送一写酒菜过去?”

这件事情,若是求到了别人的身上,自然是没有悬念的。

举手之劳罢了,还能赚一个人情,何乐而不为?

但梁大人可不是一般人。

“胡闹,陛下早有旨意,禁止任何人探视。”梁大人怒目圆瞪,指着程靖远便训斥道:“你可曾将陛下放在眼中?”

“梁大人,其他人不行,梁大人你却是可以的啊。”程靖远支支吾吾,“还请梁大人行一个方便吧。”

程轻羽将他们的话,一字不落地听了去。

随着程靖远这话,程轻羽也跟着紧张了起来。

“陛下恩准我可以去任何地方,乃是对我的器重。但为人臣子,便应当谨守本分,岂能受着陛下隆恩,却做出违背陛下旨意的事情来?”

梁大人奋袂转身,气恼不已,“侯爷当真是糊涂。”

言外之意,虽然惠帝允许自己去任何地方,但他却还是谨守本分,不该去的地方绝对不会去。

程靖远被一通话说得面色通红。

程轻羽低垂着眼睑,心道:“父亲与梁大人同朝为官,素有交情,若是父亲拉下脸面,也不能说动梁大人分毫,我上去便更没有用处了。”

梁大人拒绝,也是在程轻羽的预料之中。

只是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程靖远竟然会为了程之延,拉下脸面。

程靖远可最是注重颜面之人,若不然也不会因为自己和离之事,与自己起了那么大的冲突。

“看来,必须要用非常之法了。”程轻羽现在没时间去想程靖远是什么意思,目光如狼地盯着梁大人腰间的玉佩。

那可是梁大人身份的象征。

“冒险一搏。”程轻羽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朝着那边跑了过去。

见到程轻羽,程靖远与梁大人都是满目诧异。

程轻羽直接扑进了程靖远的怀中,泪如雨下道:“父亲,可是吓死女儿了……”

前朝和后宫,总有牵扯不清的关系。

后宫发生的事情,程靖远与梁大人也是心知肚明的。

程靖远都记不清楚,程轻羽多少年没有和自己这么亲近过,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恍惚。

似乎,从魏氏进门,这个女儿便和自己关系疏远了。

程靖远知晓程轻羽冒犯贵妃的事情,本是想要大骂她一顿,本是想要真与她断了关系,免得祸及侯府,可是这一刻,心底百感交集,竟然没有推开程轻羽的打算。

“女儿以为,再也见不到父亲了。”程轻羽声泪俱下,泪眼却时不时地朝着梁大人腰间的玉佩给看了过去。

程靖远哪里知道程轻羽的意图,只以为她是真被吓到了。

迟疑了许久,还是伸手拍了拍程轻羽的后背,“都是误会,没事了,没事了,我们回府去。”

那温热的触感,落在程轻羽的背上,程轻羽滚烫的泪珠,一颗一颗落了下来,心脏好似被针扎一般难受。

这一刻,她忽然可以笃定,程靖远应当是真真在意自己的。

脑海里都是程靖远被徐克蛊惑,却不忍心杀了自己的场景。

是程靖远不想自己去死,连夜给自己找了人家。

程靖远为了侯府的气运,为了侯府一大家子人,不得不顾虑许多。又因为魏氏的挑拨,与自己关系越来越僵。

但内心深处,想必他也是期待着自己能和他修复嫌隙的吧。

梁大人看得认真而投入,眼中也有了泪意,走过来拍了拍程轻羽的脑袋,道:“轻羽这丫头,受了太多的委屈,着实不容易,受苦了。”

程轻羽指尖感受到玉佩温润的触感,一边抽噎,一边直接将玉佩神不知鬼不觉地扯了下来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