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4章 嫁妆之事
书名:摄政王妃的逆袭之路 作者:唐久久 本章字数:2308字 更新时间:2021/04/29 18:31:16

不过,做戏就要做全套。

既然说程之延救了惠帝,那程之延理所当然地要身受重伤。若不然,怎么表示出他立下了大功,如何功过相抵呢?

“多谢陛下。”

程之延与程轻羽对视一眼,相视一笑。

程轻羽被皇后收作义女,封为安宁公主。

程之延救主有功,死罪赦免。

这两条消息,就好像是炸弹一样,一瞬间就在天熹炸开。

程轻羽是被宫里的人亲自送回侯府的。

因着白日程轻羽在宫中那一扑,程靖远对女儿的怜惜之情,都被唤了出来。得知程轻羽回来了,竟然站在寒风中,亲自迎接。

“还好有惊无险,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。”程靖远欢呼雀跃,素来爱板着脸的人,这个时候,却好像个孩子一般。

“轻羽啊,如今你就是郡主了,这丢了的颜面,也算是找回来了,好好好,这是让整个天熹都知道,你不是下堂弃妇,而是晋王与你不合适。”想到这里,程靖远简直乐开了花,“你出嫁之事,那便算了吧。”

程轻羽闻言,半是笑话道:“父亲不是说,亲事既然定下了,我无论如何也要嫁过去?”

“那是你声名受损,你母亲说了,那户人家不错,你若不嫁过去,错过了这一桩婚事,往后天下还有谁敢娶你这般臭名之人。”想到程轻羽之前被人说克母克侯府,又是下堂弃妇,程靖远现在心里都难受。

“但现在不一样了,陛下封你为安宁郡主,足以堵住悠悠众口。”

程靖远笑得合不拢嘴。

惠帝都将程轻羽封为郡主,可见程轻羽是惠帝都说好的人,这么好的人,怎么可能是弃妇,怎么可能德行有亏?

二人正说得高兴,魏氏却是急急忙忙迎了出来,哭天抹泪道:“轻羽回来了,可把我给吓到了,这些天可是寝不安席。”

程轻羽心中冷笑。

她倒要看看,魏氏能够装到什么时侯。

程靖远不知魏氏真面目,还安抚道:“你也费心了,好在轻羽回来了,你也能放下心来,好生休息。”

魏氏擦了擦自己泛滥的泪水,娇柔作势道:“是了,好在因祸得福,还成了郡主。”

程轻羽可不会给魏氏好看,当即便道:“母亲既然知道我是陛下破例封的二品郡主,还不跪下,简直不知规矩。”

魏氏可没有什么诰命在身,论身份,可真比不过程轻羽。

程靖远面上的笑容也僵住了。

方才和程轻羽相谈甚欢,一副父慈子孝的样子,倒是让他给忽略了,这程轻羽和魏氏,那可是水火不容的啊。

“轻羽,不得胡闹,那是你母亲。”

家和万事兴,程靖远不得不做一个和事佬。

“老爷,应该的。”

若不是在程靖远的面前,只怕魏氏恨不得将程轻羽挫骨扬灰,但既然程靖远在,魏氏就要装出一副忍辱负重的模样。

“妾身见过郡主。”魏氏屈膝行礼。

“成何体统。”看见眼前的一幕,程靖远的怒火又上来了。

“你母亲对你悉心教导,你岂能这般对待长辈。”程靖远指着程轻羽,“轻羽,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“亏得母亲悉心教导,才让父亲对轻羽这么失望。”程轻羽却是没有要改的意思,犀利开口。

若非是魏氏作怪,自己又怎么会和程靖远渐行渐远,最后见面都只有争吵。

“魏氏,你可知罪。”程轻羽忽然一巴掌甩在了魏氏的脸上。

魏氏脸上火辣辣的疼,滚烫的泪水好像断线的珠子,说来就来。

“郡主,妾身何错之有?妾身将郡主视如己出,悉心教导……”魏氏可怜兮兮地看着程靖远,就等着程靖远为自己说话。

程靖远心疼不已,赶忙去将魏氏扶了起来,又对着魏氏身边的丫鬟道:“还不快去请大夫?”

程轻羽那一巴掌,可是用了大力气,若是不好好处理伤势,魏氏这脸,怕是不能见人了。

“本郡主说的,并非是这件事情。”程轻羽死死盯着魏氏,那眼神,仿佛要将魏氏打入地狱。

“便是再如何,你也不该如此不敬长辈,目中无人。”程靖远疾言厉色。

“父亲听我把话说完,便知道轻羽打了母亲这一巴掌,都算是轻的。”

程轻羽不慌不忙地开口,将宫里的事情缓缓说来。

“父亲可知道,那把匕首,是在母亲的手中的?”程轻羽冷笑地看着魏氏,“只是不知道,怎么会落在了桃红手上。”

“什么?”程靖远不可思议地看向了魏氏。

若是真如程轻羽所言,只怕是魏氏将匕首给了别人,陷害程轻羽。

“你不是说匕首是你送给晋王的?”程靖远压根不敢往魏氏陷害程轻羽这方面去想。

“是女儿记错了,晋王不是也说了,不记得女儿送过匕首给他?”程轻羽轻轻巧巧地一句记错了,便将事情略了过去。

“只是今日在宫中,女儿忽然响起,这匕首是女儿送给母亲的。”程轻羽绕着魏氏转了两圈,看得魏氏坐立不安。

“父亲可还记得,前些日子女儿回到侯府,找母亲讨回我娘的嫁妆,母亲不肯给,女儿便小惩大诫了一番。”程轻羽说得轻松,但魏氏与程靖远却觉得心有余悸。

那哪里是小惩大诫,程轻羽可是将魏氏的脸皮都差点整个剥落下来。

“之后,女儿让桃花将女儿惩治母亲的匕首,给母亲送了过来,让母亲留着。也记住那一次教训。”程轻羽这话一出,魏氏第一反应就是要抵赖。

可话还没有开口,又生生吞了回去。

当初,程轻羽将匕首送来,魏氏还去找程靖远哭诉了一番。

现在想要否认,是不可能了。

“确有其事……”不用叫桃花来问,程靖远已经想到了那件事情。

当时,魏氏找到自己,哭哭啼啼的,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才安抚下来。

“母亲应当知道,这匕首是外祖父给我的,是我的贴身之物,敢问母亲,匕首怎么会落在桃红手中,还差点害我死在宫里?”

“魏家被抄家,也与我有所牵扯,莫非母亲你怀恨在心?有心为魏家报仇,这才设计我?”程轻羽几乎已经给魏氏定了罪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