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扔进蛇堆
书名:摄政王妃的逆袭之路 作者:唐久久 本章字数:2277字 更新时间:2021/04/29 18:31:16

“事出反常必有妖,给我好好将他盯着。”程轻羽这话,让桃花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罢了,此事你交给杏花就是。”

桃花虽然细心,但是到底不会功夫,若是盯着程临华被发现了,到时候是要吃些苦的。

但若是杏花去,那可就不一样了。

杏花是冷家的人,身怀绝技,哪怕被发现了,也能全身而退。

“你与梅花,去成衣铺子里,找陆长生。”程轻羽既然拿回了自己的铺子,当然要将铺子好生打理的。

陆长生是耿直忠厚之人,做生意也童叟无欺,真诚待客,这固然是好,但若是遇到一些不怀好意的客人,陆长生可招架不住。

别的铺子都是奸商欺负客人,到了陆长生那边,只怕就是客人欺负他了。

桃花细心聪慧,去帮陆长生再好不过。

梅花本事了得,又是不吃亏的主,只要梅花在,也不怕有人找麻烦。

那些个铺子里敢有异心的,也自然有梅花来收拾。

“是。”桃花也不问为什么,便欢喜答应了下来,左右都是为主子分忧。

上午,除了程临华风尘仆仆地回来之外,并没有其他的什么消息传来。

正午用膳之后,程靖远就在门口等着程之延,这报名登记,必须要两个人都去才行。

程之延好似离弦之箭一般直接冲出了府门,扯过早就备好的一匹马,一骑绝尘。

程靖远只看见一道残影,程之延便已经不见了踪迹。

“那是之延?”程靖远托腮,都怀疑自己看错了人。

“是。”身边的护卫看得真切,“但之延公子怎么自己一个人走了,这方向也不对啊。”

“去,追回来。”程靖远又是一头雾水。

这些日子以来,他都觉得自己是府上最蠢的人了。

“等到父亲带着之延登记回来,就将账本给老夫人送过去吧。”程轻羽还在院子里和杏花说话。

老夫人是因为账本才帮忙的,事情办妥了,程轻羽也不是说话不算数的人。

再说,要是真一直不将账本给老夫人,老夫人一直不放心,最后若是狗急跳墙,真和自己鱼死网破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“小姐,出意外了。”梨花也匆匆忙忙跑了进来,将门口的事情向着程轻羽说来,“小姐你说,现在还有什么事情,是比去登记更重要的?”

“之延公子怎么会现在急急忙忙地走了呢?”梨花百思不得其解,“这可是好不容易才有了的机会。”

程轻羽惊得站了起来,也是狐疑道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“这奴婢就不知道了,只是听说,之延公子就好像一道闪电一样就离开了,好像有十万火急的大事一样。”梨花将自己听到的消息,一字不漏地重复了一遍。

“侯爷已经叫了人去追了,只是之延公子速度太快了,护卫跟上去人影都见不到一个。”

“不对,”程轻羽心中惴惴不安,眼皮也开始不受控制地跳动了起来。

程之延最近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“走,去找程临华。”程轻羽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,程临华昨夜反常,兴许这件事情与程临华有关。

程轻羽直接踹门就闯进了程临华的院子里,不顾阻拦地将程临华从被子里拎了起来。

院子里的下人跪了一地,都不干想象程临华的怒火。

“带走。”程轻羽一记手刀就将程临华打晕,然后就让杏花将人抗走了。

若是在程临华这里逼问他消息,程临华闭口不说,等一会程靖远又来劝说,自己只怕又要无功而返。

既然如此,还不如直接将程临华带走。

程轻羽现在心神不宁的,总觉得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。

还从来不见程之延这么反常过。

程临华是被杏花用水给泼醒的,睁开眼睛看到的,却是在山洞之中。

本还想要与程轻羽好生计较一番,但知道这里不是自己的地盘,再加上自己手脚被绑之后,程临华就不敢再叫嚣了。

“你要做什么?”程临华看着程轻羽冰冷的视线,终于开始怕了起来。

再环顾周围,又发现自己身边的麻袋里,似乎有东西不断地游动,隐隐约约还能听到蛇吐着信子的声音。

程临华立马就猜到了程轻羽要做什么。

“程轻羽,你在侯府无法无天了是吗,要是让父亲知道,我看你怎么交代。”

程轻羽缓缓朝着程临华走近,居高临下地看着程临华,开门见山道:“你昨晚做了什么,之延去了哪里。”

“程之延不是和父亲去登记了吗?”程临华一脸茫然,但是眼中得逞的笑意,已经出卖了他。

程临华叫程之延,素来都是什么贱种、狗东西诸如此类的词,还从不曾连名带姓地叫,这也足以说明程临华此时此刻的心虚。

“不说是吧。”程轻羽也不恼怒,接过杏花递过来的一大包药粉,打开洋洋洒洒地朝着程临华头上倒去。

那麻袋里动来动去的东西,更加不安分了起来。

“想知道里边的是什么吗?”程轻羽兀自一笑,“这段时间,连蛇都冬眠了,不过还好,我花大价钱在别人手中得到了这些新东西。”

“也不知到底是什么蛇,到了这个时间,还活跃得很。”程轻羽说着,将手中的包装纸也扔在了程临华的头上,“但是那人也说了,这些东西都没什么剧毒,要不了命。”

程临华满目惊恐,现在也知道程轻羽撒下来的东西是什么。

可不就是硫磺。

“山洞洞口,我等会自会让人堵住,至于你,便好好享受吧。”说着,程轻羽就要离开。

程临华动弹不得,想要挣扎,但身上的绳子勒得自己生疼。

程轻羽的眼神告诉他,程轻羽真的敢这么对自己。

或者说,程轻羽性情大变之后,还有什么是不敢的呢?

“我说,我说,我都说。”程临华屈辱地闭上了眼睛。

若是现在和程轻羽硬钢到底,吃亏的到底是自己。

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

“我昨晚让人挖了付家的坟。”程临华畏惧之下,终于说出口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