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章 公主引荐
书名:摄政王妃的逆袭之路 作者:唐久久 本章字数:2228字 更新时间:2021/04/29 18:31:16

“我真是弄不明白,明明你们两个都算是这一次事件的苦主,没想到言论风向一转,你们倒成了居心叵测之人了。”

安禾公主摇摇头,看着眼前悠然喝茶的程轻羽与一言不发的程之延。

程之延身体极为强悍,就算受了这么重的伤,也不过三日就恢复了。但他还是答应程轻羽,一直没有对外露面。

“他们会用这样的手段反击也在我意料之中。”程轻羽轻描淡写,“天熹城内最不缺的就是闲人与流言,程家的八卦就算再劲爆,老是说也烦了。那些闲人就眼巴巴盯着新的消息呢。”

“那你就不在乎你的名声?”安禾公主忍不住问道,“人的脸树的皮,再说你现在也是陛下亲封的郡主,这样是不是影响也不太好……”

“率土之滨,莫非王土;普天之下,莫非王臣。只要有陛下在,难道还有人敢说我什么不成?不过是流言蜚语,我可不怕。”程轻羽不以为意,“如果幕后之人觉得这样就会让我为难,那就是大错特错。”

安禾公主一时语塞,转念一想程轻羽所言也有道理。

至于程之延,“我跟轻羽想法一致,并不在乎这些。”

“事情闹成这个样子,只怕我父亲是不会将武举的名额让出来了。”程轻羽用手指轻轻敲击桌面,但神情并不如何担忧。

程靖远虽然正直,但他无法不在乎自己的妻儿,程临华在自己手上吃了这么大一个亏,就算他是罪有应得,如今程家的门面被程轻羽很狠踩在地上,程靖远吃了这么一口闷亏,绝对不会再退让。

“我带着之延过来,是希望公主可以帮忙,能否让陛下开一个特例,允许之延参加武举。”

这才是程轻羽敢于肆无忌惮报复程家的原因,也是她今日带程之延拜访安禾公主的用意。

“当然没问题。”安禾公主答应的十分爽快,随即她又迟疑道,“只是我并不能保证陛下一定会应允。”

“只要公主尽力就好了,”程轻羽信心十足,“之延的实力摆在那里,陛下如此爱才,不会错过的。”

安禾公主的引荐只是一个由头,程轻羽相信上一次入宫的经历,已经足以让惠帝对程之延刮目相看。

谈妥了这一件请托,程轻羽便与程之延告辞离开。两人坐在马车上,相顾无言。

“今日我们出门的时候,我看到元丰也要出门,是要去清宁侯府。”过了良久,程之延才淡淡开口。

“你想说什么?”程轻羽反问。

“程靖远自从那日吐血之后,一直未曾好转。是你让元丰去给他看病的,对吧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我以为你对程家没有半点留念温情。”

“你生气了?”

“不,侯爷算是程家难得的良善人,只是糊涂。”

面对程之延这样不留情的评价,程轻羽只是轻笑出声:“是啊,他糊涂得让我心寒,却终究不能不管。”

计划是她安排的,她也很清楚程家的反应,但依旧去做了。

程之延没有说话,他知道程轻羽的心中是泾渭分明,对她的好与坏,她都会一一对应,再给予同等的回应。

侯府之内,老夫人身边的嬷嬷匆匆回到福寿堂。

“回老夫人,那位神医元丰公子又来了,他是来给侯爷看病的。”嬷嬷神情既不安又兴奋,“还真是神奇,侯爷吃了他一副药,脸色都红润了不少。”

“你那么兴奋做什么。”老夫人闻言却并无多少欣喜之色,瞥了嬷嬷一眼,后者顿时屏气敛神。

老夫人心中满是遗憾,她并不喜欢程靖远这个抱养来的孩子,时时觉得程靖远阻挠了自己亲生儿子继承侯位的道路,内心正巴不得他就此一命呜呼,给程轻羽扣上一个不孝的罪名,一下子去除掉两个自己最不喜欢的人,那才好呢!

至于程家对外的名声,老夫人并不在意。索性她也不出门应酬交际,不必管他人的眼光如何。

元丰公子一来,自己的美梦算是打破了,而且元丰跟程轻羽关系匪浅,看来她所希望的两人翻脸也未必就能实现。

要不要火上浇油一把?老夫人有些意动。

“你过来,”老夫人让嬷嬷附耳过来,低声吩咐几句,嬷嬷听完顿时大惊失色,“使不得啊老夫人,这这……”

“这又如何?我让你去做,你就去便是。”老夫人面色威严,“神不知鬼不觉,谁会知道。之前对程临华说的那番话,不久起到效果了么。”

程临华那个猪脑子,怎么会想得到挖掘付氏夫妇坟墓这样恶毒的点子。自然是老夫人有意派人过去,在他面前提点了几句,果不其然程临华就冲动上头,主动按着老夫人希望他做的方向闯祸了。

嬷嬷欲言又止,但见老夫人执意如此,只得告退。

而在侯爷的屋内,程靖远正一脸复杂地看着元丰。

“照着我的药方抓药,不出三日一定能好。”元丰公子胸有成竹,“保证侯爷您的身子骨比之前还结实!”

“不敢劳烦神医,”程靖远艰难地说道,“请问是我那个不孝女请您来的么?”

元丰扭头看了看程靖远,忽然一笑:“如果侯爷是指程轻羽,那么是的,不过我到不觉的她不孝。”

“程家沦为天熹笑柄,她也是程家女,何曾想过家族?”程靖远的情绪有些激动。

“那么之前她在晋王府步履维艰的时候,家族何曾想过她?”元丰毫不客气反问。

程靖远一时语塞。

“再说了侯爷,您这一房的人挖了三房的墓,怎么着都是说不过去的。”元丰咂咂嘴,“您还不如想想如何处置这个问题吧。”

一想到程临华做下的事情,程靖远就十分头痛,这也是个不肖子啊!

至于程轻羽,程靖远一想到这个女儿,心中五味杂陈,痛恨哀伤,愧怍惦念,竟然分不清到底是如何心绪,以至于元丰公子自己走了都没在意。

底下人很快就按着元丰的药方去抓药,在厨房仔细熬了,将药汤端给程靖远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