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 口腹之欲
书名:摄政王妃的逆袭之路 作者:唐久久 本章字数:2243字 更新时间:2021/04/29 18:31:16

这些个老人,也没有一人说元丰公子会医术的。

凭着先前与元丰公子的接触,安禾公主也觉得,元丰公子就是一个六根清净的书生罢了。

与其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,还不如去另想他法。

“去棺材山。”程之延也明白安禾公主的顾虑,便做了主张道:“把他绑去天熹。”

他本不是什么良善之人,既然元丰公子敬酒不吃吃罚酒,也别怪他不客气了。

安禾公主尚在犹豫,程之延便又朝程轻羽房间去了,应当是要叫着程轻羽一起去。

程轻羽毫不迟疑就应了下来,凭着程之延的本事,要是想要直接绑了元丰公子,完全易如反掌,是以,他们也不需要准备什么东西。

打从这里去棺材山,还得走过半个小镇。

“慢着。”程轻羽忽然出声,叫住了走在前边的两个人。

“那不是我们的东西吗?”

程轻羽指着一个正在一边与人寒暄的小贩。

程之延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,果然见到那人手里把玩着一块上好的血玉,应当是想要卖一个好价钱。

“难不成那是元亲王的人?”安禾公主警惕开口,“若真是元亲王的人拿走了我们的东西,那他们也在镇上许多时候了,怎么迟迟没有露面。”

“此事不对。”程轻羽给了程之延一个眼神,“把他抓过来盘问盘问。”

若是元亲王的人真在小镇上,他们也要及时问清楚,他们藏匿在什么地方。

敌暗我明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程之延心领神会,直接朝着那人走了过去。

不多时,那人就随着程之延到了程轻羽等人的面前。

那人贼眉鼠眼的,眼珠子转了几圈,见程轻羽等人衣着华贵,气度不凡,于是忙拍着胸脯道:“小的钱三,祖上是做生意的,发过大财,只是到了我这一辈,家产也都被败光了,不得已,只能变卖祖传的宝贝过活,几位既然看上了我祖传的宝贝,只要诚心诚意想买,这价钱嘛,好商量。”

程轻羽面露出狐疑之色。

这个钱三,一副市侩精明的模样,分明是市井的生意人,元亲王的手底下,应当不会有这一号人。

“既然是要谈生意,怎么也要有好酒好菜,我们换一个地方说。”程轻羽面上平静。

钱三一听这话,便喜上眉梢,连连点头道:“是是是,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能够蹭一顿饭,那也是赚了不是。

何况,眼前的人一看就是不差钱的主,他可不得好好地吃一顿?

程轻羽却是带着钱三东拐西绕,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小巷子里。

“你这血玉从何而来?”程轻羽一把匕首直接放在了钱三的脖子上。

看着钱三这一副只有小聪明的市侩模样,程轻羽可不会以为他是元亲王的人。

“姑娘这是做什么?你要是真看上了我祖传的宝贝,价格我们好商量,也不至于明抢吧?”钱三面色惊惶,说的话却还是什么也没有暴露。

“放你的狗屁,这东西是前两年外僵进贡的,整个大齐朝也就那么一块,你家祖传的?”程轻羽手中的匕首贴着钱三的脸,狠狠打了两下。

钱三听了这话,再看程轻羽面色严肃,不像是开玩笑,才知道自己当真是犯了事。

“这……”钱三吞吞吐吐了起来,一下就跪在了地上。

仓皇地看着程轻羽道:“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,小的就想要骗点钱,可不知道这东西的来历啊。”

这就算是承认了。

程轻羽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手上明晃晃的匕首,吓得钱三心惊胆颤的。

“那你说,这东西你到底怎么来的,要是有半句假话,我送你去见阎王。”程轻羽目光如刀,好似能杀人一般。

钱三哪里见过这样的气势,匍匐在地瑟瑟发抖,立马就将一切都交代了出来,颤颤巍巍道:“小的,捡的。”

“在哪里捡的。”程轻羽继续追问,面上神色不改,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将钱三的话给听进去。

“是……”钱三看着朝着自己靠近的匕首,双眼一闭,一口气道:“是在棺材山山脚,还有许多好东西,还有几匹马。”

“小的见没有人,就偷偷带了回来,但想着那么多东西,一下子拿出来,难免引人注意,就想着一件一件的拿出来卖了,镇上南来北往的商旅多的是,估摸着能赚到不少钱。”

钱财哪里有自己的小命重要,钱三是知道轻重的,立马就将一切都说了出来。

“棺材山?”程轻羽与程之延面面相觑,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这东西不是被元亲王的人拿走的?

“你去棺材山做什么?”安禾公主狐疑地看着钱三,“那地方人迹罕至,又凶名在外,哪一个正常人愿意去?”

“山上有个公子,让我隔十天,就送干粮上山去,每次就放在棺材山山脚,他将银子埋在草堆里,那公子出手阔绰,我也就愿意跑。”

唯恐程轻羽等人不信,钱三赶紧道:“姑娘若是不信,可以去问来宾楼的掌柜,小的每过十天,还会在那里订上一桌子酒菜,都是送上山去的。”

“也是那公子大方,每次给的钱不少,我这三五年了,一直给他送吃的,攒下来的钱都不少,都不用我去帮功……”

“姑娘要是不信,等过几日,小的再往棺材山送干粮和酒席的时候,姑娘和小的一起去,就知道小的没有撒谎了。”

钱三已经吓得六神无主,这个时候说出来的话,当然都是真的。

“他每十天,都会点菜?”程轻羽面色稍缓。

若是她所料不差,钱三口中的公子,就是说的元丰公子了。

“是是是。每次他要吃什么,就把菜单和银子放在草丛里,我拿去给来宾楼的伙计看了,伙计就准备好了。”说着,钱三赶紧掏出了自己怀中的字条,“这就是那公子留下的。”

程轻羽接过去一看,上边洋洋洒洒写了十多道菜,还每一道都有许多特殊的要求,倒是一个十足挑嘴的人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