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你们的关系
书名:摄政王妃的逆袭之路 作者:唐久久 本章字数:2236字 更新时间:2021/04/29 18:31:16

“卖力不讨好的事情,魏尚书可不会去做,只有对他有用,他才会答应。”程轻羽也算是看透了魏长江是怎样的人。

“他本就想要杀了魏雪琳,让魏雪琳来试药,可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。”程轻羽将魏长江的心思,摸得一清二楚。

其实,元亲王得了什么病,他自己最清楚。

根本就不需要喝药,但被人盯着,他又不得不配合治疗。

只要元亲王配合一天,这试药的人就必须存在。

“想必魏尚书对元亲王的症状可是清楚得很,只要他愿意将魏雪琳救出来使唤,只要托人将元亲王的症状告诉魏雪琳,魏雪琳装得像一些,很快就能被放出来了。”

只可惜,被放出来也是被当做实验的小白鼠罢了。

“若是她死了……”安禾公主担忧道,魏雪琳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级,若是试药死了,她实在是于心不忍。

“魏雪琳是向着我们的,只有她回去,才能方便给我们打探元丰公子的消息。只要找到了元丰公子,元丰公子配药,她也就可以痊愈了,不用装下去了。”

而元丰公子治好魏雪琳的消息,也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传出去,到时候他就会为元亲王就诊,拆穿元亲王了。

“此事我必然给你办妥。”程之延略一思考,就直接应了下来。

有程之延这句话在,程轻羽当然放心。

说来,程之延之前从不曾承诺过自己什么。

可是,凭着前世对程之延的了解,他所答应过的事情,就没有一件事情是没有办到的,这样一想,程轻羽顿时放心了下来。

按着安禾公主的意思,程轻羽多日不在晋王府,此番回去,只怕不好交代。

轩辕瑾齐必然会因为程轻盈的挑拨,去找程轻羽的麻烦,如此,倒不如直接去公主府。

之后若是轩辕瑾齐知道了程轻羽都是好安禾公主一起的,想要在程轻羽面前作威作福的,就要好好生生地掂量掂量了。

“多谢公主了。”程轻羽笑容满面地应了下来。

她倒是不怕轩辕瑾齐找自己的麻烦,自打自己重生以来,轩辕瑾齐还没有在自己的手上讨到过好处。

“公主若是实在慌张,想要我作陪,往后直说就是,你我虽然相差十多年,但这些日子相处下来,我们也是朋友了。”程轻羽轻笑开口,可见心情十分明朗。

安禾公主自己在他们面前的称呼,也从本公主,不知不觉之间变成了我,可以见得其中的关系变化。

被程轻羽一语道破了自己的真正意图,安禾公主也不恼怒。

“你倒是爽快。”安禾公主没有丝毫的不愉快。

二人说说笑笑,便已经到了天熹,才进城门,程之延就和他们分道扬镳。

“让之延去救魏雪琳最好不过,说来,当初魏雪琳看起来也是为了救之延才受伤的,这在别人眼中,可是救命之恩啊。”

虽然,没有魏雪琳挡那一下,程之延也断然不会受伤。

不出程轻羽所料,魏氏果然没有答应程之延。

回到天熹的第二日,程之延求着魏氏出手救下魏雪琳,魏氏大病未愈,被这一缠着,直接昏死过去的消息,便传得满城风雨。

魏氏是真晕还是假晕,此事少有人知。

但大家都知道,程之延之后又跪在了魏家的门前。

魏尚书是爱惜名声的人。

之前自己大义灭亲之举,在天熹赢得了一众好评,但是过了不久,天熹百姓又开始说他狠辣绝情了。

魏雪琳一个女儿家,哪里会知道什么朝廷大事,她知情不报,算什么大罪?

安禾公主都不追究,偏生这个做父亲的要把她朝着死里逼。

魏尚书这些日子出门,都有人戳着他的脊梁骨骂。

“老爷,奴才去将他打发走,”管家汗如雨下,谁都知道魏长江这些日子最烦躁的,就是听到元亲王或者是魏雪琳的事情。

“慢着。”魏尚书满面铁青,“现在他跪在我门前,天熹百姓全知道了。”

“一个外人尚且可以因为救命之恩苦苦相求,我这个做父亲的,却把人给轰走了,对自家女儿不管不顾,你让人怎么说?”

魏长江唯恐自己的名声再受什么影响,气哼哼道:“将他带进来。”

“侯夫人还重病在床,你怎不在府上伺候?”程之延才到了他的面前,魏长江就开始发难。

一种丫鬟听到魏长江的话,再看程之延的目光,都充满了鄙夷之色。

气倒了侯府的当家主母,现在却和一个没事人一样,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
看着府上下人交头接耳,魏长江也不阻止,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。

这程之延让自己的名声受到了影响,那么自己就毁了程之延的名声。

程之延如何不知他的心思,但对此,他毫不在意。

他若是在意这些,外界也不会说程家三房养子,阴鸷歹毒,却窝囊无能了。

“是我气晕了侯夫人,不敢再在侯夫人面前碍眼。”程之延低着头开口,可没有一点悔意。

程之延站在魏长江的面前,也没有行礼问好的意思,让魏长江也是气恼非常。

但现在周围还有许多下人,魏长江可不想落下一个狭隘的名声,于是也只能不和程之延计较。

“你的来意,本官已经清楚了,雪琳是我的女儿,我岂会愿意看着她受苦受难,实在是她知情不报,做错了事情,应该受罚,得到教训。”

魏长江说得一副大义凛然。

“魏二小姐身子骨弱,又有伤在身。”程之延一个字也不想和魏长江废话,但想到程轻羽的计划,还是忍着自己的恶心,不情不愿地说道。

“我知晓,雪琳为你挨了刀子,你担心雪琳……但此事本官也是有心无力。”

魏长江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,“雪琳犯了错,本官更不能徇私枉法。”

“若她能将功补过呢?”程之延抬头,直视着魏长江的眸子,眼睛里带着摄人心魄的力量,让人不自觉地想要听他继续开口说下去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