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章 以牙还牙
书名:摄政王妃的逆袭之路 作者:唐久久 本章字数:2280字 更新时间:2021/04/29 18:31:16

“我思来想去,始终不放心。”程之延站在窗前,耳根子都红了起来。

“只怕魏长江已经盯上你了,想必会想要杀你,我想着,我住在这里,还能护你周全。”程之延一本正经地开口,自认为自己这个理由合适极了。

“我身边有梅花杏花,安危不是问题。”那都是自己的外祖父给自己留下的人,当然是有本事的。

“况且,我在客栈也与程临华起了冲突,如今客栈是不敢招待我了,至于侯府,我也不敢回去。”程之延一副为难的样子。

他如何不敢回去,在清宁侯府那么多年了,也没见他真的出了什么问题。

程轻羽已然将程之延当做了自己人,也没去想他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思,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,也好。”

“我这清羽阁里,可也有不少别人的眼线,你要留在清羽阁,决不能离开这间房间。”程轻羽叮嘱道,话落之后,才意识到不对。

这可是自己的房间,程之延留在这里,自己又如何才好。

所谓别人的眼线,当然就是程轻盈的人了。

程之延满意一笑,心道:“程轻盈那女人素来故作姿态,惹人生厌,这件事情倒是办的漂亮。”

能和程轻羽共处一室,程之延自然满心欢喜。

程轻羽又看向冒着热气的浴桶,本还有心沐浴休息,可如今这么一个大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,程轻羽也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。

将她的窘迫尽收眼底,程之延憋笑。

“你先出去,过半个时辰再来。”程轻羽别开了脸,尴尬地开口。

“我若是就这么走了,事情可就闹大了。”程之延没头没脑地开口。

“什么?”程轻羽也是一愣,显然没有回过神来。

“柜子里的人,还想要偷听到什么时候?”程之延神色笃定,一句话说完,屋子里却没有丝毫的动静。

程轻羽去对程之延的本事深信不疑,他既然这么开口,那柜子里肯定有人。

程轻羽暗恼自己粗心大意,进来那么久,也没有察觉到不对。

越发觉得,让程之延留在王府,虽然有诸多不便,但的确安全了不少。

程之延对着程轻羽微微点头,程轻羽顿时放心地朝着柜子走了过去,直接赤手空拳,打开了柜子。

程之延的还在房间,总不会让自己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,她无所畏惧。

柜子打开的那一刹那,当真有人纵身而起,窜了出去就想要越窗而逃。

程之延一手就将他拦了下来,一拖一拽,那人就直接摔倒在了地上。

“王妃……”听到声响,门外的桃花紧张不安地开口,唯恐程轻羽有什么危险。

“无事。”程轻羽大声开口。

“不会功夫。”不过一个过招,程之延就将对方的实力拿捏了一个清楚。

这人虽然身手矫健,反应灵敏,但并不是习武之人。

“哦?”程轻羽打量着地上的人,自言自语道:“既然如此,总不会是来刺杀的。”

谁想要杀自己,会派一个没有功夫的人来。

再说,若真是有武功的人,想要避开梅花和杏花的注意,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藏在清羽阁中,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
这人十有八九是混进来的。

看似平平无奇,这才没有引起梅花的注意。

“我什么都没有听到,饶了我吧。”那人也不是什么有骨气的,被抓住便直接开口求饶。

“叫来了人,我把你剁碎了喂狗。”程轻羽平静开口,但认真的神色没有半点说笑的成分,让原本还在求饶的人,不过瞬间就闭上了嘴巴。

这人这般开口,显然是将他们方才的话都听到了。

“聒噪。”程轻羽不满地掏了掏耳朵,而后忽然目光一亮,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包药粉,道:“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买来的,听说能将人毒哑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

一听这话,男子满面惊恐,程轻羽神色一寒,“对于要害我的人,我从不会心慈手软。”

说话之家,一把捏住了男子的下巴,将毒药强制倒在了他的口中,而后才好像扔垃圾一般将他扔在了地上。

男子想要抠出来,却是徒劳无功。

“你就不问他是何目的?”程之延将想要逃跑的人一把抓住,将他押在了桌子上。

“不用他说,我说了,既然不是来杀我的,就是想要来毁了我清白的,那可是我们侧妃惯用的手段。”程轻羽不屑一笑,这样下作的事情,可是程轻盈的拿手好戏。

“是与不是?”程轻羽端着一杯茶水,若无其事地喝了一口,轻飘飘地刮了一眼男人。

男人遍体生寒,只是任由他急得眼泪巴巴,却当真说不出话来,只是忙点了点头。

“不能这么放过她,程轻盈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程之延语气阴冷,“这般龌龊的手段,她也想得出来,既然他找来的人,自然要她来接受苦果。”

程轻羽放下茶杯,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又叫了桃花去准备些勾栏女子用的药来,给男人灌了下去,摆摆手冲着程之延道:“你提的主意,那你去办。”

“可要安排一场好戏,不能浪费了桃花这么晚还费心费力找来的药,也是该给程轻盈一个教训了。”程轻羽可不会对程轻盈手下留情。

还以为程轻盈最近在自己手上吃了亏,会乖巧许多,没想到还是这般不知好歹。

自己忙着元亲王的事情,没有心思搭理她。

她倒是好,闲得来找自己的麻烦,嫌命太长了吧。

程之延倒是不觉得程轻羽心狠手辣,直接将男人一掌拍晕,便扛着人消失在了房间之内。

房间之中,只剩下了程轻羽一个人,她伸手碰了一下水,已经凉了一个七七八八,他这才叫桃花来撤了下去,兀自笑道:“我害人,他善后。”

“倒也不错。”程轻羽轻笑一声,说的话也让桃花莫名其妙。

带着人将浴桶搬走,桃花还不忘嘱咐道:“王妃好生休息,奴婢就守在外边。”

“不用留人守夜。”程轻羽赶忙开口,笑话,程之延等会还要来,有人守在外边,岂不是容易被人发觉?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