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 谦王有请
书名:摄政王妃的逆袭之路 作者:唐久久 本章字数:2260字 更新时间:2021/04/29 18:31:16

梅花也不怕,左右开弓,就是好几拳打在了轩辕瑾齐的身上。

她是冷家的奴婢,当然不怕事的。

哪怕捅破了天,也有冷家撑着顶天立地。

“不知规矩。”魏长江吹鼻子瞪眼。

“规矩?晋王府的门匾是皇上亲笔所书,晋王却任由别人带人闯入,搜查刺客,枉顾陛下的威严,是为不忠,晋王乃是陛下之子,却不思维护父皇的尊严,是为不孝。”

“晋王犯了糊涂,本王妃点醒他,有何不可?”程轻羽伶牙俐齿,可没有怕过,“倒是魏尚书你,可真是好大的威风啊。”

“晋王府都敢闯进来抓刺客?”程轻羽冷笑一声,“这么大张旗鼓的,你将陛下的威严置于何地啊?”

“什么时候开始,我大齐朝的任何地方是你魏尚书想要带人进入就闯进来的,今日是晋王府,明日是不是宣政殿,是父皇的地盘。”

这一桩罪名安下来,魏长江可不敢接。

“晋王妃恕罪,下官只是担忧刺客伤害王妃,关心则乱,一时之间失了分寸。”

魏长江心底气得咬牙切齿,暗自恨道:“虽然不知道是谁闯入了我书房,但可以断定,那人一定与程轻羽有关。”

“这个程轻羽,留不得啊。”魏长江心里寻思着。

“既然如此,魏尚书还不滚,是要等我将梁大人请来评评理吗?”程轻羽嘲讽地瞥了一眼轩辕瑾齐,“还是要我也点醒魏尚书,教一教魏尚书什么是规矩?”

“王妃,我们来日方长。”魏长江切齿而视,一甩袖子,带着自己的人离开。

梅花这才收手,程轻羽朝着轩辕瑾齐看了过去,如今的他,鼻青脸肿十分狼狈。

“程轻羽本王饶不了你,你竟敢打本王。”

轩辕瑾齐叫嚣了起来,没有平素里温和的半点样子。

“有何不敢,这也不是我第一次动手了,我到底敢不敢,晋王还没数吗?”程轻羽丝毫也不将轩辕瑾齐放在眼中,“当初我真是瞎了眼,要嫁给你这么一个人面兽心的东西,嫁给你这个窝囊废。”

“堂堂一个七尺男儿,连我身边的女子都打不过,你有什么资格叫嚣,除了出生好会投胎,你连屁都不是。”

一番话说得酣畅淋漓,程轻羽才不管自己遣词造句如何。

轩辕瑾齐错愕地看着程轻羽,她眼中的厌恶与鄙夷,让轩辕瑾齐整个人都是一懵。

起初还以为程轻羽是欲擒故纵的把戏,可是现在却是明白了,她对自己,再也没了当初的爱慕之情。

轩辕瑾齐一时之间,竟无法适从。

看着如今犀利又清冷的女人,好似自己从来不曾认识程轻羽。

还没有等他从惊艳之中回过神来,程轻羽已经带着梅花一起,将他直接关在了外边。

进清羽阁,程之延一脸满意地看着程轻羽。

“你能如此霸道硬气,我也就放心了,看来在这个晋王府之内,也无人能将你如何了。”看着程轻羽走了过来,程之延心虚地开口。

程轻羽如今的性子,别人和她对上,遭殃的肯定不是她。

程之延当然不是害怕程轻羽吃亏。

他所满意的,是程轻羽对轩辕瑾齐的态度。

“早前听闻晋王妃对晋王一往情深,没想到……”轩辕瑾瑞也是彻底惊呆了,方才的一幕幕,他也是在里边看了一个彻彻底底。

想到程轻羽那临危不惧,面不改色的样子,轩辕瑾瑞竟感受到了激昂之气。

“王爷听到的,都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?”

程之延反驳道。

“轻羽对轩辕瑾齐,可没什么一往情深的说法。”程之延不容置辩的语气冰冰冷冷,很明显地表现出了自己听到话的怒气。

轩辕瑾瑞只当做是程轻羽过去受到了轩辕瑾齐不少欺负,如今不愿意承认罢了。

倒是没有多想。

“王爷是去了魏尚书的书房?看来是发现了什么?”程轻羽直接伸出手来,示意轩辕瑾瑞将发现的东西交出来。

“若不然,魏长江也不会这般穷追不舍吧?”程轻羽已经料到了一切。

“是有所发现,但东西本王没能带出来。”轩辕瑾瑞也不隐瞒。

魏长江和元亲王相互勾结的事情,原本就是程轻羽与程之延告诉他的,现在这件事情有了新的进展,他也不能瞒着不是。

“是消息?”程之延眉头一凝。

若不是没有证据,会对魏长江影响巨大,他不会穷追。

“是一份地契,在西街,其余的,本王也没有来得及细看。”西街二字,轩辕瑾瑞却是看得一清二楚的,绝不可能出错。

“西街?那可是地痞流氓聚集之地,是天熹的贫民窟流民所……”程轻羽也是吃惊不小,平素里西街都是混子乞丐聚集之地。

“是了,若是他将元丰公子安置在西街之内,我们谁能想到?”程轻羽豁然开朗,“西街那个地方,但凡是条件好一点的人都不愿意去,魏长江怎么会在那里买地?”

“必然是安置元丰公子的。”程轻羽一锤定音道:“我们立刻去西街。”

要是去西街晚了,只怕魏长江已经将元丰公子给转移到了别的地方。

“还是老规矩,我堂堂正正离开,你偷偷摸摸跟上。”程轻羽冲着程之延挑眉一笑。

而后便起身,直接离开了清羽阁。

纲要离开王府,门子却将门关得死死的,“王妃,王爷有令,妇道人家,不能频繁外出抛头露面,何况王妃身份尊贵,更应该做一个典范。”

轩辕瑾齐这是想要约束程轻羽,将程轻羽囚禁在这晋王府的方寸之地了。

“让开。”程轻羽和颜悦色地开口,说出来的话,却好似催命符。“你现在放我离开,晋王之后收拾你,但你现在拦住我的路,我现在就可以要了你的命。”

程轻羽最近行事乖张,整个王府,谁不知道?

除了程轻羽自己的人,府上谁不是对程轻羽退避三舍,如今门子也是心里发怵。

“谦王回了天熹,念着兄弟情义,请晋王去谦王府一叙。”正在此时,团子快步跑了上来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