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章 张家之人
书名:摄政王妃的逆袭之路 作者:唐久久 本章字数:2295字 更新时间:2021/04/29 18:31:16

“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程轻羽终究还是开了口。

自己和程之延可是姐弟,若是霜降的话传了出去,到底不好……

她倒是不怕自己名声有损,左右自己的名声本就不好。

只是程之延,还没开始踏上富贵前程,岂能受人闲话?

但转念一想,前世程之延就是让人闻风丧胆之人,凶名在外,只怕对他而言,名声无需在意。

自己这般,倒好像是小题大做了一样。

“我们来晚了。”程之延叹了一口气。

轩辕瑾瑞果然打草惊蛇了。

魏尚书的动作倒是迅速。

“罢了,先在里边休息。”程轻羽看向几人,又冲着程之延道:“好好找找,也许能发现什么线索。”

几人一同朝着院子里去了,张无忧这才开口道:“你们是要找什么人,兴许我这个老不死的能帮上忙。”

程轻羽与程之延都是一愣,谁也没有想到他湖突然提出帮忙。

“张老爷子也是深藏不露之人。”程之延率先有了主意。

现在这个时候,他们本就无计可施,人多力量大,兴许张无忧真能有什么办法。

“我们要找的……”程轻羽将元丰公子的模样,都描述了一遍。

张无忧却是闭口不言。

“你们说这些没用的,我爷爷眼睛几年前就瞎了。”霜降忧伤叹气。

她如此在意张无忧,当然不会用张无忧的安全来开玩笑了。

“什么。”现在却轮到程轻羽震惊了。

张无忧是个瞎子,却能发现自己和程之延跟着霜降。

再说刚才一路走来,张无忧看起来和寻常之人,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差别啊。

“爷爷只是对气味十分敏感。”霜降出口解释,一副骄傲的模样。“别这么看着我们,爷爷就算什么也看不见,但也能像正常人一般生活。”

“对气味十分敏感。”程轻羽思索着霜降的话,心里有了一些头绪。

“魏尚书总是会见元丰公子的,若是……能让张大爷多与魏尚书接触,兴许张大爷能凭借气息,知道他去过哪里?”

只是这可不好实施,且不说如何让张无忧与魏长江接触,就算真的接触到了,稍不注意,可是会要了张无忧的命的啊。

“我们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们了,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吧。”霜降可没有想要帮助程轻羽等人的意思。

“且慢,”程轻羽叫住张无忧,“张老爷子若是有办法帮我们找到人,张老爷子若是有什么心愿,我们也一定会帮忙解决的。”

“我爷爷的心愿你们解决不了。”霜降冷声开口,“我爷爷叫无忧,此生无愿自然无忧,你们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“张无忧?”程轻羽浑身一震。

之前只知道他姓张,却不知他叫无忧。

程轻羽顿时眉开眼笑,“天无绝人之路。”

她尚且记得,前世元丰公子只听程之延的吩咐。

可是有一天,元丰公子在棺材山上立了一座墓碑,上边就只张无忧三个字。

至此之后,元丰公子重返棺材山,再不曾离开棺材山半步。

前世,程轻羽只以为这是元丰公子为他自己立下的墓碑,希望自己到了阴曹地府之后,无忧无虑。

但现在看来,事情只怕不是那么简单。

“元丰是你什么人?”程轻羽开门见山。

“什么?”张无忧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起来,缓慢地回身,颤抖着双唇道:“你说谁?”

便是一直叫嚣着要离开的霜降,也安静了下来。

显而易见,这个名字,霜降可没有少听。

“元丰。”程轻羽字字清晰。

“元丰,你知道元丰?”张无忧激动地抓住了程轻羽的手,将程轻羽拽得生疼。

程之延忙将程轻羽护在身后,道:“我们要找的人就是元丰。”

“元丰……”张无忧整个人激动不已,连带着一句完整的话,也说不出来。

“爷爷,你不要激动。”霜降在一边为张无忧顺着气,等到张无忧平静下来,她才蹙眉看着程轻羽:“他还活着,你没有骗人?”

“那公子是元丰?”霜降眼中泪花闪动,激动之情,不比张无忧少。

程轻羽顿时长舒了一口气。

若是前世元丰公子的墓碑是为了面前的老人立下的,可见他在元丰公子的心底,地位不同凡响。

想要让元丰公子帮忙,这个账无忧就是关键。

程轻羽只觉得,真是不虚此行。

“正是。”程轻羽将他们去棺材山的事情,都说了出来。

“爷爷,元丰大哥没有死,他还活着,我们可以一家团聚。”霜降兴奋不已,早已经是热泪盈眶。

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将我大哥关押在这里的人,是魏尚书?”霜降紧握着拳头,“你一定要帮我们救出元丰大哥,要知道,若不是你们去了棺材山,我元丰大哥也不会出事。”

“我们当然要找元丰公子,只是现在看来,你们是不想帮忙,也必须要帮了。”

程之延一言不发地坐在一边,心底却是疑窦重重。

程轻羽怎么会知道元丰公子,又怎么会知道眼前的这些人,和元丰公子之间有着关系。

“若是你能让我们一家团聚,往后当牛做马,任劳任怨。”霜降严肃地开口。

只是对于霜降的话,程轻羽可是半个字也不敢信的,于是看向了张无忧。

还是要张无忧表态才行。

“我这个老不死的,活到现在就是盼望着能一家团聚。”

“元丰是我收养的孙子,而霜降,是元丰在霜降之时,在路边捡回来的遗婴,只要能让元丰与我们团聚,此大恩大德,没齿难忘。”

张无忧三言两语,却让程轻羽顿时明白了他们二人何故这般激动。

元丰对于霜降而言,可以说是救命恩人,也是至亲。

“我可不是什么闲得发慌的大善人,吃亏的事情我可不愿意去做,既然已经开了口,那还希望你们能一直记住今日的话。”

“至于要找元丰公子,那就必须要你们帮忙了,你们有什么本事,我也希望你们都不要隐瞒。”

程轻羽如今再说话,霜降可没有不听的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