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章 夜晚青筋
书名:摄政王妃的逆袭之路 作者:唐久久 本章字数:2209字 更新时间:2021/04/29 18:31:16

“陛下放心,草民的解药,保管药到病除。”元丰公子说话之间,已经将解药放进了程之延的口中,“解药入口即化,程公子在半刻钟之内,必定醒来。”

众人个个沉默不语,安静地等待着结果。

半刻钟之后,程之延当真睁开了眼睛。

见到面前的人,立马挺身而起,笔直地跪在了惠帝的面前。

“这才是神医。”惠帝面色大喜,却将审视的目光落在了徐克的身上。

“这位公子年纪不大,技高一筹,徐某佩服……”徐克冷汗涔涔,却硬着头皮开口。

“来人,将他拿下。”惠帝也不是好糊弄的,这个徐克先是以神医身份自居,接着对治疗程之延的事情百般推诿,这其中岂是医术不精就能揭过去的?

“既然神医本事了得,不如看看元亲王是否真好了?”惠帝将目光投向了元亲王。

虽说之前一直说徐克治好了元亲王,但是元亲王今日可是一直在昏睡。

元丰上前只看了一眼,便道:“陛下,元亲王的毒并没有祛除,之所以能够醒来,不过是药物压制,还有疼痛刺激罢了。”

说话之间,元丰看向了元亲王的脚踝。

程之延当即了然,直接上前一步,伸手抓下了元亲王的鞋袜。

“元亲王脚底订着手指初的铁钉,如此刺激,能醒来再正常不过,再加上用药物压制住了毒性,因而看似好转罢了。”元丰公子淡然开口,忽而惊愕道:“只是草民想不明白,元亲王为何要这么做?”

“陛下,我刚找到元丰神医,正有心带元丰神医来为元亲王诊治,便听闻元亲王好了,只怕是有人得到了消息,唯恐元丰神医真的诊治出了什么,这才想方设法让元亲王醒来。”安禾公主一脸气恼。

“这就奇了怪了,为何会有人不想要元丰神医为元亲王诊治,是不想要元亲王好,还是不想让人知道元亲王不是重病,而是中毒?

不管为了什么,都是罪不容诛的事情啊。”程轻羽摇头,似乎是在叹息怎么会有人这么糊涂。

“元丰神医医术高超,但说元亲王毒未祛除,到底是一面之词。”魏尚书顶着压力开口。

“陛下,此毒霸道,到了夜黑风高之际,元亲王身上必定青筋暴露,体内压制毒的药耗尽,到时候元亲王必然又回到最初的情况,若是大人不信,只要期间一直不给元亲王用药,等到晚上便知道草民所言非虚。”

“尚书大人今个是怎么了,怎么好像处处在针对神医?”程轻羽一语道破现在的情形。

轩辕瑾齐心中慌张不已,他有心拉拢魏长江,现在岂能让程轻羽将魏长江给得罪了?

自己再不宠爱程轻羽,名义上他都是自己的王妃,程轻羽说的话,魏长江早晚要算在晋王府的。

“不得对尚书大人无礼,你是什么身份?尚书是朝中肱骨之臣,岂容你在面前这般叫嚣?”

说话之间,轩辕瑾齐就要一巴掌朝着程轻羽打过去。

这个时候像魏长江表明自己的态度,一定能够赚足好感。

程之延身形一闪,就到了程轻羽的面前,一把扼住了轩辕瑾齐的手腕,低垂着眸子,冷言冷语道:“早听闻晋王府乌烟瘴气,王爷宠妾灭妻,却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,陛下面前,晋王尚且对王妃大打出手,在王府之内,不知是什么情况。”

一时之间,房间之中的人议论纷纷,轩辕瑾齐恼羞成怒:“程轻羽不知规矩,本王自当教训。”

“魏尚书再如何,也是臣,该谨守本分,决不能自矜功伐,区区臣子,凭何叫嚣?王妃是什么身份,是大齐朝的一品王妃,是皇亲。”程之延语气不轻不重,却带着如寒冰般冷冽之气,话音所到之处,好似能冰冻天地。

“我看拎不清的是晋王你。”程之延将轩辕瑾齐的手甩开,转身就跪在了惠帝的面前,“草民鲁莽,但实因晋王所为,实在丢我大齐颜面。”

惠帝目光闪闪发亮,盯着程之延不发一语,却对身边的李公公道:“程家这个儿郎,是个可造之材,盯着点。”

程轻羽瞥向程之延,少年哪怕时候跪着,脊背仍旧挺直。

程轻羽忽然想到方才他以迅雷之势,挡在了自己身前,随之带来的,还有心安与温暖。

前世,他是最后还给了自己温暖的人。

今生,也承蒙他处处维护与帮助。

程轻羽转过头去,低眉整理自己乱了的思绪。

“陛下,现在最重要的是元亲王。”李公公得到了惠帝的暗示,赶紧岔开了话题。

“程家小子,起来吧。”得到惠帝点头,李公公尖声尖气开口。

惠帝警告地看了一眼轩辕瑾齐,便收回了目光。

惠帝不开口,众人谁也不敢离去。

就这么不吃不喝,熬到了凌晨,果然元亲王脸上开始出现青筋。

不过须臾之间,元亲王身上果真青筋裸露,疼得满头冷汗。

太医忙上前诊脉,一个个颤巍巍道:“陛下,元亲王他的确和之前并无两样。”

元丰公子上前,直接将药丸放入了元亲王的口中。

“神医,元亲王半刻钟之后,就一定会醒来吗?”魏长江沉闷开口,声音却大得出奇。

“魏尚书说什么胡话?元亲王重病在身,岂是说醒就能醒来的?”程轻羽不等魏长江继续开口,便冷笑着道:“徐克神医不是说了吗,元亲王就算已经好转,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彻底痊愈的。”

魏长江还要说话,程轻羽便呵斥道:“够了,我们也等得够久了,尚书府也不准备些吃食,实在不成规矩。”

“魏爱卿。”惠帝平缓的一声叫,让魏长江打了一个寒颤,忙躬身道:“臣这就去安排。”

最后看了一眼元亲王,魏长江无奈地离去。

方才刻意拔高了声音说话,便是希望元亲王能明白自己的意思,在半刻钟之后醒来,却不想程轻羽这般机敏,一下子就洞悉了自己的意图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