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章 制衡之术
书名:摄政王妃的逆袭之路 作者:唐久久 本章字数:2256字 更新时间:2021/04/29 18:31:16

前世的时候,程轻羽做梦都想要一个丞相府一样的院子。

程之延默默记下。

二人一路无语。

到了谦王府门前,下人得知是晋王妃来了,正要将程轻羽给请进去。

但见到程之延身上的人,谦王府的人,直接就将程轻羽等人包围起来。

“晋王妃,你们对王爷做了什么?”

下人警惕地看着程轻羽。

轩辕瑾瑞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,谁也没有想到回来就成了这个样子。

“不像你们主子死,就快去请太医。”程之延蹙眉,不满地开口。

将轩辕瑾瑞直接扔在了地上,又拨开了对着自己的长剑,“蠢。”

“若是我们想要对谦王动手,谦王早就死了,也不至于费心费力地将他带回来。”程轻羽解释道。

团子一听轩辕瑾瑞出事,一个大男人竟然像是女人一样哭哭啼啼地跑了出来。

抱着轩辕瑾瑞哭了一番之后,才道:“都干什么,都是自己人,还不把武器放下。”

团子平日里虽然嬉皮笑脸的,和谁都能打成一团,但大家都知道,团子可是轩辕瑾瑞最看重的人,整个谦王府,对于团子的话,都是恭敬顺从的。

“晋王妃,程公子,里边请。”管家一边安排人去请太医,一边将程轻羽与程之延邀请入府。

“到底怎么回事,王爷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。”团子忧心如焚。

程轻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,“只是可惜,最后一点线索也没有得到,不知到底是谁的人,竟然敢在天子脚下,下此狠手。”

程轻羽简直不敢想象,若是程之延没有出现,现在的自己与轩辕瑾瑞,只怕都成了尸体。

“这……”团子脑子里一团乱麻,“王爷常说,自己的身份就注定了有不少敌人……”

“平素王爷也遇到过不少的刺杀,都是不同的人派来的,想要知道是谁对王爷下手,还真不容易。”团子聒噪不休,直到太医来了,团子才安静了下来,赶紧将太医请了过去。

太医眉头紧锁,施针的手都在颤抖。

轩辕瑾瑞伤势严重,稍有不慎,只怕命就没了,到时候自己只怕也会陪葬。

“微臣医术不精,不敢造次。”太医手中的银针掉落在地,“还请晋王妃恕罪。”

“许太医说的是哪里的话,你是太医院的泰山北斗,若是你都没有办法,谁还能有办法?”

程轻羽的目光,看向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其他几个太医,几人都是默认了程轻羽的话。

太医院的太医,论起医术造诣,这个许太医敢称第二,没有人敢说是第一。

“晋王妃,微臣看来,不如去请安禾公主。”一人眼珠子一转,便想到了办法,“元丰神医不正是安禾公主的人吗?”

明面上,可是安禾公主去请的元丰神医出山。

“退下吧。”程轻羽摆了摆手,看向程之延道:“也只能请元丰公子帮忙了。”

和元丰公子一家打交道的,可都是程之延。

程之延点了点头,刮了轩辕瑾瑞一眼,道:“谦王贵人好命,不会有事的,你又何必紧张。”

团子和管家去送太医离开,如今房间之中,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程轻羽也不想隐瞒程之延什么,直言不讳道:“轩辕瑾齐再怎么样,也是皇亲贵胄,哪怕是陛下厌弃了他,他也不好对付,何况,他背后还要姚贵妃。”

姚贵妃可是宫中宠妃。

“想要对付轩辕瑾齐,为我所受到的欺凌与侮辱报仇雪恨,就不得不借助于能和轩辕瑾齐抗衡的势力。”程轻羽瞥了一眼轩辕瑾瑞,不得不说,他就是最好的选择。

程之延点头,心情好了几分。

“随我去找元丰。”程之延拉着程轻羽就要一起离开。

哪怕知道了程轻羽对轩辕瑾瑞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思,他还是不想程轻羽和别的男人待在一起。

程轻羽虽是不解程之延的用意,但在程之延伸手抓住了自己的时候,程轻羽竟是忘记了挣开。

府上的下人看到了,也只说是程轻羽与程之延宗室子弟之间,关系要好罢了。

偶有一些闲言碎语,但也掀不起什么波浪。

轩辕瑾瑞被人刺杀,险些一命呜呼的事情,瞬间便传遍了整个天熹。

程轻羽坐在谦王府中,与程之延对弈。

因着轩辕瑾瑞是两人带回来的,元丰神医也是两人请来的,府上下人将二人当做神仙上宾一般看待,热情得很。

一来二去的,二人倒是将谦王府当做了自己家一般,随意起来。

说来,在晋王府也要受气,在清宁侯府,也少不得勾心斗角,倒是这个谦王府,当真是和谐悠闲。

“谦王遇刺的事情,是你传出去的?”程轻羽看向程之延。

自己这个弟弟,平素里沉默寡言的,其实心里的主意多得很。

可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“谦王险些丧命,此事绝不会不明不白就算了,陛下已经下令彻查,到时候,也能查出林中的‘山贼’是怎么一回事。”程之延也不否认。

就是他将事情宣扬出去的,却不是为了给轩辕瑾瑞找到凶手,而是想要将程轻盈给揪出来,坐实了程轻盈谋杀嫡姐的罪名。

“只是,你失算了。”程轻羽将手中的棋子扔回了盒子之中,“要是细查此事,必定会将程轻盈牵扯出来。”

“我们知道程轻盈本意是要对付我,无意牵扯进入谦王遇刺一事之中去,但文武百官,天下百姓未必会这么想,在他们眼中,程轻盈就意味着晋王府,这件事情就是晋王为了太子之位,对谦王下手了。”

“若是程轻盈被牵扯出来,晋王府便会背上杀兄的恶名,晋王府如今本身就声名被毁,再摊上这件事情,离太子之位可就越来越远了。陛下最终制衡之术,岂会让晋王府落到如此地步?”

程轻羽将惠帝的性子,摸得一清二楚的。

惠帝正值壮年,这个时候,当然不会让出皇位,自然也不着急立太子。

这个时间点,最重要的就是制衡之术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