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章 墨承,我喜欢你
书名:亿万双宝:拐个妈咪送爹地 作者:长乐未央 本章字数:2297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3 11:13:14

第一百二十章 墨承,我喜欢你

司墨承愣了一下,似乎是没想到她会问这个。

“结婚么?自然有。”他淡淡道,天霖总是需要一位母亲的。

谢依诺闻言,脸上这才展出一抹笑,松了口气。

“那……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?”她深吸了口气,不等司墨承回答便道:“不瞒你说,两家的长辈因为我们的事,催了很久,如今我的事业也稳定了,我想安定下来。墨承,我其实等了你很久,我、我喜欢你,如果你也喜欢……我想,想早点把事情定下来。”

娱乐圈里,向来高高在上的国民女神,此时竟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。

而司墨承听到这番话,长年冰山的脸色,却是几不可察的僵了僵。

完全没想到,谢依诺找他,竟然是为了说这些话。

他张了张口,倒不知怎么说,对方毕竟是女士,半晌,他才微冷着语气道:“我想你是误会……”

他话还未落,却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道声音:“池小姐,您怎么在这儿?”

说话的是司墨承的保镖,他不过去了趟洗手间,却看到池晚站在包厢外没进去,有些疑惑。

“墨总在里面,要我帮您叫他吗?”

而站在门外的池晚也是相当的尴尬,偷听被当场抓了,丢死人好吗!

她低咳了一声,连忙低头想走,“那个,我路过,去洗手间。”

说完便要大步走开,包厢的门却忽然被打开,一抹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,连忙伸手将她拉了回来。

看到是她,司墨承的眸底划过一丝意外,深邃的目光从她几乎全果的背上掠过,以及她身前那V领的设计,紧致的身体曲线,使他眸色一暗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男人疑惑的问道,接着是带着愠怒的质问:“穿成这样就出来了?”

池晚的手腕被他宽厚的手掌捏的发疼,皱了皱眉有些恼火,正想说什么,却见谢依诺也从包厢里走了出来。

看到这一幕,脸色从一开始的不可置信到几乎扭曲。

“池晚……原来你也在这儿?”

池晚只好挤出笑打招呼,顶着谢依诺的目光只觉得气氛尴尬到了极点。

“呃……我路过,想去洗手间,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说话的。”

说完,池晚又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,完了,这更像此地无银三百两了。

司墨承却好似根本感觉不到尴尬,直接用力将她拉进了包厢,动作几近粗鲁的把她甩在沙发上。

“你出席这个活动,为什么没告诉我?我上回说的话,你都忘了!?”

他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身上的外套,扔给她,“穿上!”

池晚皱了皱眉,有些不高兴的扔了回去,“我为什么要穿这个?”

“你不穿,信不信我现在就撕了你那身衣服?”司墨承阴沉着脸,他是真想撕了她这身礼服,再狠狠教训一顿!

池晚不悦的撇了撇嘴,对他的话不置可否。

她是相信他真能做出这种事,只好将他的外套穿上。

起身道:“那你们继续,我先走了。。

谢依诺紧紧皱着眉,脸色已经僵硬到了极点,如果说她之前还在怀疑司墨承和池晚的关系,现在已经完全可以确定了。

她从未见过司墨承这个样子!

果然,池晚还没跨出去,便又被司墨承伸手捞了回来,目光沉沉的盯着她,“去哪儿?”

“洗手间。”

男人抿了抿唇,“我也去。”

池晚弯了下唇,伸手将他推回去,“你应该还有话跟谢前辈说吧,你们不是在谈事情吗?我去女卫生间,跟墨总不同路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谢依诺扯出一抹笑,有些难堪,刚刚她的话池晚肯定都听到了!

“池晚,你不要误会,我可以解释……”

池晚淡笑,“我没有误会,我觉得有什么话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,我先去了,天霖还在等我。”

她说完便摆了摆手出去,他们要说什么,她当然不适合留在那里,更何况还是谢依诺主动的,一定不想让她听见。

司墨承拧了拧眉,谢依诺更是紧紧的咬着唇,心底有一股无端的怒火不知道如何发泄。

她薄唇微动,想说什么,却听到司墨承冷淡的声音响起:

“一直以来,或许让你误会了什么,是我的不对。两家的长辈曾经提起这件事时,我便明确表过态,我没有联姻的想法,对我来说,你是很好的朋友,也仅仅只是朋友,抱歉。”

谢依诺忽地抬头,睁大了眼,男人清冷 的语气,一字一句像针狠狠扎进她的心口,密密麻麻的痛,鲜血淋漓。

她怎么也没想到,她主动对一个人表白,会遭到拒绝!

朋友,她对他仅仅只是朋友吗?

谢依诺薄唇轻颤,眼眶有些湿~润,“墨承,真的只是朋友吗?可是……你身边从来没有别的女性,你出席商业活动,女伴也一直是我,两家的父母也希望……”

司墨承闻言,脸色沉了沉,直接打断她的话:“我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。如果这些年因为我身边没有别的女性让你产生误会,那么现在有了,你也看到了。至于两家的长辈,择日我会解释清楚。”

谢依诺神色一怔,面色几乎一瞬间变得惨白,他身边已经有了别的女性……

“是,池晚吗?”她紧咬着唇问道。

“嗯。”司墨承如实道。

谢依诺轻轻扯了下唇,只觉得心里像撕碎般的疼。

从小到大所有人都说他是她的,她也以为他会是她的。

可是没想到,会被一个突然出现的池晚抢走……

她点了点头,脸色根本掩饰不住的难看,“我知道了,我以后,会收起这些想法,长辈那边,我也会解释清楚。”

她说完,抬头朝他淡笑了一下,“希望不要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。”

司墨承顿了顿,对上她深刻的目光,沉默了片刻道:“不会。今天的事我会当没发生过,出去吧。”他说完,又道:“你若想回去,我让保镖送你。”

谢依诺却摇了摇头,神色很快恢复,刚刚的事像是没发生过一样。

“听池晚说天霖也来了,我去看看他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