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九章 你早就该死了
书名:亿万双宝:拐个妈咪送爹地 作者:长乐未央 本章字数:2302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3 11:13:14

第一百四十九章 你早就该死了

开拍第一天,池晚以精湛的演技震惊到了全剧组的人,她的所有镜头,几乎都是一遍过。

她本就是整部电影的主角,单独的戏份较多,大大的缩短了拍摄的进程。

拍戏的第二天,全剧组的人都被她给折服,一个个跟在她身后“晚姐晚姐”的叫,别提多甜。

剧组里的其他演员也都是老戏骨,或者是不走流量的实力演员,有几个还是在校大学生,和池晚混熟后,有空就缠着池晚教他们演戏。

池晚也不吝啬,只要是真心想学的,她都教了。

她的演技,确实可以堪称导师级,对每一个角色都能拿捏自如,拍戏时甚至不用杨辉亲自讲戏试戏,她都能自己掌握。

因她如此,杨辉都觉得自己拍戏以来第一次这么轻松。

他走到池晚旁边道:“我看你这样,也别当演员了,跟我一起当导演吧,或者去大学里面评个导师,这么好的天赋,当演员都可惜了。”

天赋好,会演戏的人适合当演员。

天赋极高,能领略个个角色、拿捏人物特色的人,更适合当导演。

池晚笑了笑,“你怎么知道我有这个想法?”

“你来真的?算了吧,导演这行又累又脏赚的还不多,劝人当导演天打雷劈啊。”

“我没开玩笑,杨导给我个副导演的位子练练手?”

“真想练手?行啊,明天给你这个机会,今晚得拍第一次杀人的场景,难度挺大的,你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“差不多了,那就多谢杨导了。”

杨辉拍了拍她的头,“我谢你还差不多,徐宏彬没说错,按照你这个拍摄进度,不出三个月我们就能拍完。”

池晚点点头,信心十足,“我一定不负杨导所望!”

“休息会儿,准备拍戏。”

晚上的这一场戏至关重要,是女主角在被现实的激怒下第一次杀人,从她一开始的战战兢兢,面对杀人和死亡时害怕的瑟瑟发抖,到体验到报复的快~感后的狠厉和无情。

情绪的切换,是整部剧最大的亮点。

前两天拍摄的内容,是女主角张密步入社会后在事业上取得成功,那时的她,还是怀揣着梦想和努力奋斗的青年。

而今晚,雪夜里,她要做最暴戾的刽子手。

今晚的取景效果,亦是绝佳,京市再次迎来了一场鹅毛大雪。

深夜,小区的旧巷里,身上欲对张密图谋不轨的男人,在正激动的时刻,被张密用手中的匕首狠狠刺穿喉咙。

一股鲜血喷涌出来。

张密浑身一抖,那男人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她,抬手想要反抗,整个人却被张密推倒在地,她眼疾手快,拔出的匕首再次狠狠划过男人的脖子。

她的双手微微颤抖,惊恐的看着地上几乎奄奄一息的男人,唇瓣更是抖动的厉害,脸上露出了一股集恐惧痛苦憎恨与绝望的表情。

喉咙间,发出一声声低低的抽泣,微弱的几乎听不到。

地上的男人很快没了气息,他的眼睛却用力的睁着,张密发现后,从喉间挤出一声嘶吼,她再次拔出匕首,一刀一刀捅进男人的双眼。

整个过程快而狠,仿佛在逐渐熟练这个过程。

紧接着,她低低冷冷,颤抖的笑道:“该死……你早就该死了,呵呵呵……”

脸上,恐惧和痛苦的神色荡然无存,如在她手中逝去的生命一样。

随后,她很快收敛了神色,丢掉手中所有的作案工具,并用随身携带的湿巾擦拭掉脸上的血迹。

扫了一眼地上的男人,目光轻视,转身,便像个没事人一般离开。

整个过程,没有丝毫停顿的被池晚演绎出来,三分钟不到的时间,她却演出了多种不同的情绪。

“咔!”

杨辉激动的拍了下板,没想到这么复杂的地方也能被她一遍过。

而剧组的其他人,却都屏住了呼吸,几乎还沉浸在刚刚的戏里出不来。

离池晚最近的工作人员,在她一转身时,更是吓得后退了一步。

好似她就是刚刚电影里的那个杀人狂魔。

而周围有人注意到那几个人的动作,更是瞬间哄堂大笑。

“这一段拍的太好了,我还以为要花很多时间,晚姐的每一个情绪的表演都恰到了好处啊。”

“我觉得我以后对晚姐要有阴影了……”

“哈哈哈,我刚刚都被吓到了,妈呀,这大晚上的,赶紧赶紧,收工回酒店!”

“跟在晚姐身后拍戏就是好,每回都能提早收工。”

周围的一群人都抱做一团一边收工一边讨论,没有敢落单的。

小郑见池晚拍完,也立即过来给她撑伞。

“姐,你刚刚那段也太吓人了,我的天,吓死宝宝了。”

“有吗?”池晚忽然压低了声音,抬头朝他看过去,脸色是与刚刚无异的凶狠,“那这样呢?”

“啊!我去!”

小郑吓得尖叫了一声,连忙往后退了几步,手中的伞都吓掉了。

众人见状,又是一片嘲笑。

“哈哈哈,没想到拍完了还有这样的好戏看。”

“小郑,你完了,以后都要被晚姐吓了哈哈哈。”

小郑回头瞪了几人一眼,赶紧捡起伞重新给池晚撑上,“姐你别吓我了,我害怕!”

“知道,阿嚏!”池晚忍不住想笑,却连打了几个喷嚏。

小郑连忙关心的问道:“怎么了,感冒了?我给你准备了热水和感冒药——”

“没事,可能是刚刚拍戏冻的。”

“您赶紧回车上。”

池晚点了点头,先回车上取暖,她本就体弱,晚上冻了这一会儿,此时已经成了一个鼻涕虫。

她赶紧找出小郑备的药吃下,歇了一会儿才好了不少。

————

临市。

寒夜凄凄的乡下。

孤僻的院落里,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。

“都是你这个废物,天生就是败家的野种!本来把你给隔壁村那个王贩子,挖了眼睛掏了心肝,老娘就能拿到一大笔钱,现在还要把你这个杂碎养的白白胖胖的,你给老娘快点吃!要是卖不出个好价钱,老娘就把你送到窑子去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