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一章 司墨承,我们到此为止吧
书名:亿万双宝:拐个妈咪送爹地 作者:长乐未央 本章字数:2327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3 11:13:14

第二百五十一章 司墨承,我们到此为止吧

如墨的夜空仿佛被一层黑布笼罩,沉寂萧瑟的夜里更显得寒冷。

豪华昂贵的车厢内踏出一道高大冷漠的身影,黑夜般阴冷深邃的目光径直地看向前方。

身后,几道矮小的身影跟着男人走下来,脸色着急。

池晚刚出来,便见三个小包子站在司墨承身后,她心里莫名的一慌,正要走过去,手腕却被一只冰冷的毫无温度的大掌握住。

许是这温度太冻人,池晚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,却被男人一把拉了回去。

郁军珩修长消瘦的身躯往前跨了一步,清冷噙着笑意的目光毫不畏惧的回视黑夜中的男人。

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“晚晚,你真的在这儿!我们找你找的好辛苦!”司天霖已经率先朝池晚跑了过来,仿佛根本没看到郁军珩,一把抱住了池晚的大腿,“绑架你的家伙好过分,他屏蔽了你的定位信号,不然我们早就找到你了!”

池晚伸手将他抱住,紧蹙着眉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郁军珩低头扫了眼池晚腿边的小家伙,眸色微微一凝,带着丝不可置信。

是他么……

他微微抬眸,冰冷不屑的目光撇了眼司墨承,嘴角噙起一抹冷笑,“司先生这么大张旗鼓亲临寒舍,是有什么指教?”

司墨承阴鸷的双眸仿佛燃烧着怒意,随时都会迸发出来,眼神瞥见女人被他握住的手,浓郁的杀气仿佛恨不得将那只手砍断。

他大步走了过来,目光直直的看向池晚,语气低冷强势,似是命令:“池晚,跟我回去。”

池晚挣扎了一下被男人握住的手腕,却没挣开,忍不住回头瞪他,蹙了蹙眉。

“Harvey你干什么?先放手。”

“放手,让你跟他走?”郁军珩嗤笑,语气里透着不屑,“司先生已有一双儿女,怎么,想让池晚给你的孩子当后妈?”

“与你无关。”司墨承冷冷的撇了他一眼,“郁先生总不会是想插足别人的感情,当一个小三?”

“放手!”他忍无可忍的吼道。

“小三?我和池晚早有婚约在先,司先生恐怕没资格说这句话,再者,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好,你有什么资格从我手中抢走她?”

司墨承脸色一沉,似是没耐心再听他废话,忽然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,攥紧的拳头径直朝郁军珩脸上挥过去。

池晚见状吓了一跳,连忙上前拦住司墨承的手,“司墨承,住手!”

男人听到这话,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,一手拉开池晚,挥起拳头狠狠地朝郁军珩脸上砸了过去。

重重的一拳落下,郁军珩整个人往后退了几步,嘴角溢出的鲜血与苍白的面色更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“Harvey!”

身的后Campbell吓了一跳,连忙上前扶住他,池晚见状,也立即朝他走了过去。

“郁军珩,你没事吧?”

郁军珩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,一手撑着池晚的手站了起来,神色却比之前更虚弱。

他摇了摇头,抬眸扫了眼对面的司墨承。

男人见状,眸底的愤怒却更重,看着二人握住的手,看着池晚脸上的担忧,心口仿佛被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,浓浓的杀意往外倾泻。

他上前试图抓住池晚的手腕,却被她一把推开。

池晚以为他是又要动手,忽然伸手推了他一下,“司墨承,你够了没有!有什么事能不能好好说,为什么要动手打人?”

“你维护他?”司墨承目光微暗,仿佛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了一下,胸口更像是被一只手紧紧的抓着,勒的他喘不过气来,“呵,因为他是你未婚夫,你维护他?”

“我没有……”

郁军珩却不等她说完,一手将她拉到身后,冷漠严肃的神色看向司墨承,“既然司先生心知肚明,何必再纠缠?恕郁某无心招待,司先生请回吧。对了,还要感谢司先生把嫣然送过来。”

“郁军珩,你在胡说八道什么!”池晚从他怀里挣扎出来,脸色难看至极,“我什么时候和你有过婚约?”

郁军珩眸色微深,低头睨着她,深沉的目光像是能把人吸进去。

“如果没有,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救你?”

池晚愣了愣,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,他救了她,给了她第二次活下去的机会,她一直很尊敬他。

可是……

一旁的小包子看得着急,眼眶甚至有些泛红,连忙上前抱住池晚。

“晚晚,你不跟我们回去吗?这个男人看着就不好,你跟我们走,爹地会保护你的!”

“呵。”郁军珩低头扫了他一眼,深邃的眸底透着一股复杂的情绪,他看向池晚,神色深沉,“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话?如果我需要,你会留下来。”

池晚闻言,心底像是被锋利的刀刃划开一道口子,痛的她说不出话来。

“我是说过,可是……不是现在,更不是以这种方式……”

郁军珩嘴角噙着笑,“你的意思是,你跟他走?”

池晚心口一窒,回头看了眼司墨承,对上男人阴鸷深邃的目光,竟莫名的有些心虚。

她看了看面前的三个孩子,心底更是复杂的说不出话来。

司墨承上前一步,朝她伸手,紧皱的眉头仿佛已经忍耐到了极点,“池晚,跟我回去!”

池晚喉咙一紧,眸底浮出一抹湿意,她几乎是不由自主却又艰难的抬了抬手,喉间仿佛架着一把冰冷的刀,勒的她发不出声音。

头部传来一股强烈的刺痛,让她差点失去了意识。

她下意识的伸手扶住脑袋,摇了摇头,声音几近虚弱,“不……我不跟你走……”

“司墨承,我们到此为止吧。”

“晚晚!”司天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,连忙伸手扯了扯池晚的衣服,向来紧绷高冷的小脸,急得快哭了。

爆破般的疼从心底炸裂开,池晚几乎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哪儿疼。

司墨承听到这话,整个人却僵住了好一会儿。

他目光深深的睨着眼前的女人,一股强烈的痛感在胸膛不断翻滚,甚至涌上喉间。

好一会儿,他才冷冷地开口,清冷的语气听不出情绪,“天霖,我们走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