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二章 池晚,你想不想我来?
书名:亿万双宝:拐个妈咪送爹地 作者:长乐未央 本章字数:2278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3 11:13:14

第三百七十二章 池晚,你想不想我来?

池晚看到餐桌布置后,稍稍愣了下,居然这么隆重。

虽然并不是西餐的烛光晚宴,但桌上摆盘到鲜花,以及精致的餐布还有餐具,无处不显示着布置之人的用心。

而且那花还是红玫瑰,其含义不言而喻。

池晚看向司墨承,司墨承目光立刻迎上,灼灼的,没有闪躲。

他是刻意布置的,也不怕池晚知道他的心,事实上,他巴不得池晚能够早点直视他的心。

池晚反而躲开了他的视线,带着两个孩子坐下。

司墨承微微挑眉,并未说什么,只是坐在了池晚的对面。

池晚刚开始还有些紧张,但随着美食入肚,人渐渐就放松下来,期间她要照顾两个孩子,偶尔给夹菜擦嘴什么的,梅姨在边上看着,忽然就感叹一句。

“这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,就是幸福啊。”

说完,她意识到什么一样,不好意思的同池晚道歉,“池小姐,我不是有意的,只是看着这画面有感而发而已,您别误会,唉,老了老了,怎么管不住嘴了呢,我再去厨房炒两个菜,给您道歉。”

池晚都没拦住她她就进厨房了。

司恬好奇的睁着圆溜溜的黑眼睛,问:“妈咪,她为什么要道歉,明明没有说错啊。”

司天霖倒是想明白了,只是他没说话,也看着池晚,想听听她怎么说的。

池晚知道梅姨道歉是因为事实上她没有嫁给司墨承,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是一家人,只是被三双眼睛盯着,又两个孩子在,她没法直说。

所以她便含混的糊弄了过去:“妈咪也不知道,等下吃完饭,你们可以去问一下。”

不过吃完饭,池晚就要跑路了。

司墨承送她到门口,高大的身躯带来一些压迫感,池晚有些不自在。

“可以了,我自己回去,多谢款待。”

司墨承深邃的眸子盯着她,淡淡的嗯了一声:“到家后给我发个消息。”

“好。”

池晚上了车,将车门关上,才隔绝掉那道灼热的视线,她总算是可以稍稍松一口气了。

看了下时间,已经八点了,池晚同郝医生发了条消息:“太晚了,明天我还要录节目,所以今天就不看了。”

郝医生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松了口气,现在池晚其实不找他看病就是最好不过的了,这样他就不用违背自己的职业道德了,所以他飞快的回了一下:“好!”

池晚盯着那个叹号,总觉得对方似乎对此结果有种乐见其成的感觉,奇怪,郝医生下午不还是蛮期待她过去的吗?

不过有可能是他现在着急下班回家吧,所以才这样。

池晚只是在脑子里想了一下,就将这件事丢在脑后了。

回去后,她又要敷面膜用仪器做一下保养,又要问明天几点到达,服装是穿自己的还是节目组配备的等等琐碎问题,跟小郑约了早上七点让她到这里把需要的东西拿上,再稍稍运动一下又泡了个澡,睡觉时候已经十一点了。

一夜好眠,次日小郑过来拿了好多不同风格的鞋子以备不时之需——毕竟不知道节目组配的衣服什么样,需要多带一些,稍微吃了一点点饭,就出发了。

到了录制现场,池晚看到了《问罪》剧组的几个主演与重要配角,大家自从泥石流之后就没有再见过,虽然不过是短短几天,但再次见面却有种重来一回的沧桑感,几人之间格外亲近了,纷纷拥抱之后,互相询问这两天的状态。

一场灾害,把几人的革命阶级友谊拔高到了新高度。

“池晚,你烧退了吧?那天淋雨厉害,好多人都感冒发烧了,你听我的嗓子现在还哑着呢。”

同她搭话的是问罪这部剧的男主角,叫郑韬,是个新人,不过之前在经纪公司当练习生好多年,基础蛮扎实的,态度也很敬业努力,长相也英气十足,总之,还挺讨喜的。

池晚跟他搭了两句话,就该去后台化妆了准备了,大家便各自散开了。

等到化完妆拍节目的时候,会有许多游戏环节之类的,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池晚总觉得郑韬很是积极的要跟她组队什么的,各种表现也很殷勤,而且视线也总是紧跟着她,只要她这边有点风吹草动,他便能第一时间发现。

弄得她有些郁闷,不应该啊,全世界都知道她已经有两个孩子了,而且也有司墨承与郁军珩这两个追求者,其他男性对她自动退避三舍——毕竟谁也没有那个胆量与信心可以与司郁两个人抗衡竞争的。

但是她偶尔与郑韬视线对上的时候,后者并不心虚,只是冲她一笑,看上去就是个阳光大男孩的模样,池晚不由又觉得是她自己想多了。

她不再想了,专心录制,但郑韬的表现其余人看得清清楚楚的,在剧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殷勤,这是怎么了?

有人在休息时间去问郑韬。

“你不要前途了?敢跟司墨承郁军珩抢人。”

郑韬笑了笑:“没有,我只是感激晚晚姐。”

他这样说倒也是,大家吃瓜的心瞬间淡去。

拍摄进行了两天,第二天录制完之后,节目组的人要聚一聚。

“必须聚一聚啊,这次是感谢池晚的,池晚必须来!”

池晚也没推辞,不过想到前两天邀请过司墨承,就给他打了个电话。

“你来不来?我们录制完了,说要聚一起吃个饭玩一玩,你也帮了大忙,所以大家其实蛮想邀请你的。”

司墨承低低的嗓音透过电话传来,像是直接贴着她耳朵说的一样。

“你想不想我去?”

池晚心道,这不是废话吗?她要是不想是又何必邀请他?

司墨承肯定是明知故问,他是故意的!

但她还真得往里面跳:“想啊,不然何必给你打电话。”

“行,你出来一下。”

嗯?这是什么意思?池晚从电视台电梯里走出去,就看到司墨承站在大厅里。

他长身玉立,穿着熨帖的西装,宽肩窄腰长腿,皮鞋价值不菲,那张脸更是深邃立体,就往这里一站,就能轻易吸引无数人的目光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