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九章 离别前的吻
书名:亿万双宝:拐个妈咪送爹地 作者:长乐未央 本章字数:2229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3 11:13:14

第四百一十九章 离别前的吻

池晚跑完步回去,没有发现司墨承这边的情况,她身上汗涔涔的,就先回房间了,喝了点水等到汗落了,就去冲了个澡敷面膜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她接到了郁军珩的视频通话——出事之后,池晚换了手机号,但微信号之类的没有变化,所以好友那些人还能联系到她。

池晚有些意外,因为自从出事之后,她猜到郁军珩与司澈联起手来一起陷害她跟司墨承之后,捅破了那层窗户纸,郁军珩就没有再联系过她了,今天这是怎么了?又出事了吗?

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接了起来。

镜头里出现的居然不是郁军珩的脸,而是白叔,他满脸惊惶与哀求,池晚一看到心里就咯噔了一下,果然,白叔说的话让她的心沉了下去。

“池小姐,求求你回来看看少主吧,他……他不行了,医生说他只有三个月的寿命了。”

白叔说着,眼圈都红了,他猛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,不好意思让人看到,但情绪的失控又非他能够控制住的。

他非常努力的才控制了情绪,然后继续说道:“那天你们挂了电话之后,少爷的状态就不好了,这段时间让他休息他却不肯,想跟你联系又不知道如何面对你,所以格外纠结灼心,您也知道,他这样的状态最是忌有情绪波动的,偏偏他每天都在思考这些事情,所以情况每日愈下,刚才更是昏迷了过去,医生说了,他要是再这样下去,谁也救不了他。”

“我知道少主做错了事情,我是看着他长大的,实在是不忍心看他年纪轻轻就这么折损了,我也知道少主他人不坏,只是有些执拗,这些执拗在感情上就变成了容易钻牛角尖,请您看在少主这么多年帮助你是的份上,请您看在我这个老人的情面上,来见他一面,开解开解他吧,求求你了,池小姐。”

白叔说话的时候,几乎是字字泣血,池晚无法不动容,不谈那么多东西,就说郁军珩是她朋友这一点,她都不能冷漠以对。

但是她也有自己的担心,担心是郁军珩为了让她回去故意设计的,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想法,白叔将视频对准了抢救室。

“少主正在里面抢救,你等下,我给你看看这个月的医疗记录。”

他拿着手机直奔护士站,请对方从电脑里调出记录,池晚飞快浏览一遍,发现确实是抢救,而且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这半个月里发生过两次,一次比一次严重。

挂了视频,池晚胡乱洗了把脸,去找司墨承商量了,不管她去不去,起码都要知会司墨承的。

但是等她找到司墨承的时候,却发现他瘾犯了,正躺在床上浑身是汗,不断的战栗,瞳孔也放大的厉害,池晚面色一变,知道这个时候跟他说郁军珩的事情对他不会有任何帮助,最起码也要等到他熬过这一次。

她心事重重的先照顾着司墨承,越发觉得纠结了,一方面如果她走了司墨承这边要一个人承受着这些了——司家父母还有两个孩子都去度假了,到时候只剩下姚秘书了;但是如果不去的话,郁军珩那边又确实凶险。

唉。

等到好不容易司墨承熬过这一次,他仿佛从一场极其疲惫痛苦的梦里醒来,看上去苍白又疲惫,看到池晚之后,他那没什么神采的眼睛还是微微迸发出了一些亮光。

“我们又熬过去了一次,是不是?”

池晚看到他这样,越发觉得心中吞了无数铅球一样沉重了。

她挤出一个笑容:“是,辛苦你了。”

司墨承眼眸如同在星空中唯一闪耀的一颗星子一样,他目光专注的盯着她,像是一汪温泉一样柔柔的将池晚包裹着。

“是辛苦你了才是。”

如果是之前,池晚心中肯定甜滋滋的,但此时她却有些愧疚的移开了视线。

她的异常让司墨承一下子就捕捉到了,他握紧了她的手,问她:“是有什么事吗?”

池晚低下头来,声音非常小,“是……郁军珩不好了,我想过去看一看。”

司墨承握着她的手松了些,他其实本能的就想拒绝,但忽然想到如果强势拒绝的话,池晚估计会更加强硬,既然她提出来了就是打定主意了,反着来做对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并没有好处。

所以他咽下了已经到了喉咙的话。

“行,你去吧,我等着你回来。”

池晚本以为他会拒绝,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干脆的同意了,猛地抬起头来不敢置信的看着他,司墨承眼底也是不舍,但面上的表情却是强忍的淡然,仿佛一点不在意似的。

他这样子,反而让池晚心中更加愧疚了,她反过来紧紧握住他的手,只说了一个好字。

过了会,司墨承问她:“什么时候走?”

池晚心中生出一种浓浓的不舍,她望着司墨承被汗水打湿的头发,目光里的情绪浓郁的几乎要滴出来。

“明天吧,我要跟姚秘书交代一下才行。”

屋子温度像是升高了一些,池晚觉得口干舌燥,手心潮-热,气氛变得暧昧起来。

司墨承也是一样的感觉,他将手放在她腰上,一使劲,就将她拽到自己怀里了。

池晚直接扑到了他怀里,腰间的手与身下这个人的存在感都如此强烈,浓烈的男性气息让她头脑发白,不知所措。

司墨承将手放在她脑后,引导着她往下,双唇相接的那一瞬间,他的灵魂都战栗了起来,幸福的只叹气。

这是个缠-绵悱恻的吻,司墨承贪婪却温柔,他克制着自己,怕浓烈的感情会灼伤了她,怕她会被吓退,就像是春天的风一样,绵绵温和,却沁入每一个毛孔里,池晚舒服的脚指头都蜷缩在一起,她化成了一滩水,溶解在这无垠的春风里。

一吻毕,两个人额头相对,前段时间的猜测顾忌畏手畏脚,全部都不存在了,只剩下了浓的化不开的甜蜜。

两个人呼吸都不是很稳,对视一眼,却笑了起来,司墨承忍不住又在她唇上啄了好几下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