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六章 池老爷子死了
书名:亿万双宝:拐个妈咪送爹地 作者:长乐未央 本章字数:2222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3 11:13:14

第四百五十六章 池老爷子死了

于是司天霖就噔噔噔的跑到楼上去喊司墨承了。

司墨承一听,心道太忙了居然把池老爷子给忘了,确实是应该去看看。

他们一家人驱车前往,到了医院后池晚看到池老爷子凹陷进去的脸颊以及皮包骨的全身,还有那微弱的不得不靠呼吸机的呼吸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明明离开的时候,老爷子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所以从疗养院转到自己家里了,怎么才三个月没见,老爷子就成了这个样子?

她捂着自己的嘴,但喉咙处堆积了无数的情绪与哽咽,池晚眼眶一下子就红了。

半晌,她才能开口。

“王叔,这是怎么回事?这不是真的,这不是我爷爷,我走之前,他明明很好很好。”

王叔满面愁容,他的头发稀疏了不少,脸上的皱纹显得越发深刻了,那双蕴藏着半个世界的沧桑的双眼看着池晚。

“小姐,医生也不明白,老爷子的情况是一下子恶化的,而且全身的内脏骨骼肌肤都受到了严重的损伤,说是像是受到了辐射导致的细胞变异,刚开始他还能清醒一些,还能说说话,但是到了后面, 沉睡的时间越来越久,这已经有一周了都没有醒过一次。”

池晚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,司天霖跟司恬也来了,他们两个围着病床小声的呼唤着曾爷爷,但是池老爷子没有给一点回应。

“医生怎么说的?”司墨承将池晚搂在怀里,轻轻拍打着她安抚她,自己问王叔。

王叔满脸为难的摇了摇头:“不好,没太久了。”他这话说的很委婉,医生的原话是让准备后事了,他们该做的都做了,也用昂贵的仪器维持着池老爷子的生命,但已经没救了,老爷子的内脏都受损了,他难得的醒来时间显得格外痛苦,反倒是昏睡时候会显得平静许多。

池晚吸了吸鼻子,她擦了擦脸,跑到了床边,握着老爷子干枯如树枝般的手,轻声呼唤他。

“爷爷,我回来了,我是晚晚啊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她的呼唤,池老爷子居然睁开了眼睛,手指微微用力,池晚猛地抬起头,对上他暗淡的眼眸,泪如泉涌。

她哽咽的,只能喊出来:“爷爷。”

池老爷子粗重的呼吸透过呼吸机无限放大,他看向王叔,几十年的默契让王叔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——老爷子想说话,想让他摘下他的呼吸机与面罩。

王叔沉默片刻,过去摘下了面罩。

老爷子就像脱离了水的鱼儿一样缺氧,他看着池晚,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微弱的笑容。

“晚晚,你回来了啊。”他的声音嘶哑而漏风,像是破败的风箱一样呼呼作响。

池晚心脏像是被大手攥住一样,疼的无法呼吸,她将脸贴在爷爷的手上,眼泪顺着脸颊低落,落在老爷子干枯的手上,然后顺着他枯枝一样的手臂淌了下去。

屋子里的灯光那样惨白,鼻子里的消毒水味道那么浓郁,池晚觉得房间仿佛变小了一样不断压缩,空气都粘稠起来。

“我的身体情况我知道,不好了呀,能够在临走前见到你,见到你们,我已经很欣慰了。”短短一句话,池老爷子却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分钟,夹杂着咳嗽,那咳嗽的声音也是如同干砂纸在揉擦一样刮着耳膜。

“曾爷爷。”司天霖跟司恬握住他的另外一只手,王叔已经站不住了,他背过身去泣不成声。

老爷子这是在交代遗言,谁都能感觉到。

司墨承也站到晚晚身后,扶着她不断抖动的肩膀。

“天霖,甜甜,曾爷爷原本想教你们一些东西,但现在也做不到了。”

他大口的喘气,然后浑浊的眼珠子望向司墨承。

“司墨承,你跟晚晚什么时候领证结婚了,记得告诉我一声,请你一定要好好的对她。”

司墨承深深的吸了口气,郑重的犹如发誓一样:“一定会的,你放心。”

“好好,我也没有别的遗憾了,遗嘱早就立好了,所有的财产都给池晚,如何处置是池晚自己的事情。”

他说了这么多话,精力不济,眼皮沉重起来,说了句要睡了,就又沉沉睡去,王叔擦干了眼泪,急忙把面罩给他戴上,粗重浑浊的呼吸声传来,此时这个声音反而显得令人安心了。

池晚不打算走了,她要好好的陪着老爷子,司墨承看了看两个孩子,说了声好。

“我把孩子送回去。”

池晚的目光一直没有从池老爷子脸上移开,只是说了声好。

司墨承带着两个孩子出去了,司天霖显得忧心忡忡的:“我也想待在这里陪着曾爷爷。”

如果只是单纯的要住一晚上的话,还是可以找到房间的,但是司墨承拒绝了他的请求,因为他心里有种预感,老爷子见到池晚之后,最后一口支撑着他的气怕是要散了,他不想让两个孩子这么早就m面对死亡。

将孩子送回去,看着他们做完作业洗澡收拾睡觉之后,司墨承又马不停蹄的折回了医院,当天晚上池晚一夜没有合眼,但是在早上那会略略有些困了,仿佛只是眯了一下,事实上她连自己睡没有睡都不甚清楚,仿佛有人轻轻摸了摸她脑袋,又仿佛是她的错觉,紧接着她就听到一阵尖锐的机器鸣叫声,那声音她在电视上听到过,是心电监护仪发出的警报声,池晚打了个激灵,猛地看向老爷子,就发现他那面容平静而灰败;她看向边上的机子,原本还跳动搏动着的心电曲线便变成了一条直线。

“爷爷——”她的喊声划破了夜空。

医生们匆匆冲了进来,将他们清了出去,池晚站在凌晨的走廊里,浑身控制不住的发抖,牙齿咯咯作响,司墨承将她紧紧抱在怀里都无济于事。

一个小时后,医生从里面出来,沉重的通知他们,宣布池老爷子死亡。

池晚觉得脑袋嗡嗡作响,她仓皇的看向司墨承,想从他那里听到否定答案,是假的吧,一定是假的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