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我的人,他没资格肖想
书名:亿万双宝:拐个妈咪送爹地 作者:长乐未央 本章字数:2308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3 11:13:14

第五十章 我的人,他没资格肖想

明知道是司墨承胡编乱造,池晚却无从辩解,反正怎么说不都看他那张嘴!

难以接受和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男人同床共枕,池晚连忙从床上爬起来,却觉得浑身酸疼毫无力气。

高烧后便会有这样的反应,池晚烦躁的拧了拧眉,整个身体却忽然悬空,被人从身后打横抱了起来!

司墨承轻而易举的将她抱起,走下了床,池晚挣扎了两下,竟也没力气从他怀里跳下来。

直到走进浴室,司墨承才放下她,顺势抬手摸了摸她的头,“还好,没那么烫了,赶紧洗漱出来吃药。”

池晚满脸怒意,回应他的是“嘭”的一声关门的声音。

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池晚第一次不淡定的想撞墙了。

她本不想卷入司墨承这种身份的人的世界,可是因为司天霖,好像越陷越深了……

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,在面对司天霖时,便不由自主的想纵容他的一切,也放纵自己。

洗漱完出来,池晚顺便换了身衣服,走到餐厅看到司墨承在看iPad,她在他对面坐下,淡淡问了句:“天霖去学校了吗?”

“嗯。”

池晚沉默了片刻,说:“司先生还是带他回市里吧,每天这样奔波谁也受不了,我会跟他说,我拍完戏就回去。”

司墨承这才放下手中的平板,看了她一眼,却是答非所问,“酒店厨房熬了些海鲜粥,你多吃点。”

“……”池晚无情的朝他翻了个白眼,接着问:“司先生,你今天不上班吗?”

“我去上班,谁照顾你?”

“我不用你照顾。”

司墨承抬眸睨着她,眸色沉了沉,却没再说话。

气氛一时有些尴尬,好在司墨承很快吃完了早餐,便去客厅工作,池晚这才全身心放松下来,一边吃饭一边刷手机。

唔,这道海鲜粥的味道还不错,她没忍住多喝了一碗。

没一会儿,池晚却接到徐宏彬打来的电话,她开了免提,放在桌上。

“喂,导演。”

客厅正处理着工作的人听到声音,眉头几不可闻的动了一下。

“你身体怎么样?昨晚没去医院?”

“没,吃了药,现在好多了。”

“那就好,你住哪个房间,我去看看你,顺便给你送温暖,怎么样?”徐宏彬又开始他那不正经的语气。

客厅的男人这回直接扭头看了过来。

池晚全然没有察觉,只轻笑了一声,“送温暖就算了吧,我上午先休息会儿,下午去片场——有我的戏份吗?”

“别吧,你还是再休息一天,我又不是多苛刻的领导,黄伶俐那事我已经查清楚了,确实是她推的你,人已经赶出剧组了,这两天还得重新选个丫鬟,有些镜头还要重新拍。”

“这么麻烦,其实不用,是我的私人恩怨而已。”

“啧,是不是感动死了?看老子多宠你,赶紧把房间号给我让我去看看你!”

“咳。”

徐宏彬这边话刚落,就听到客厅的人忽然咳嗽了一声,且声音很大!

池晚扫了一眼客厅,顿时有些心虚,还不等徐宏彬开口就道:“徐导,我手头有点事先不跟你说了,一会儿联系您,拜拜!”

她说完,便挂了电话。

电话里的徐宏彬却露出了跟小郑一样惊悚的表情,他没听错的话,池晚身边有个男人!?

靠,什么样的男人值得池晚拒绝他?徐宏彬心里很是不平衡。

池晚挂了电话,装出若无其事的从餐厅出来,又想若无其事的钻进房间。

只可惜没成功——

她脚步刚往房间挪了一步,就听到身后传来男人冰冷的声音:“过来。”

池晚脊背一僵,假装没听见,想溜之大吉。

“想让我亲自去抓你?”男人警告道。

“……”

挺了挺身子,她还是认命的走了过去,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。

“有事?”

司墨承低头处理着工作,头也不抬的问道:“你跟徐宏彬关系很好?”

池晚露出一副“我就知道”的表情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。”

司墨承一字一句的道:“告诉他,我的人,他没资格肖想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池晚差点被他这句话给逗笑,也不知为什么,就是觉得好笑,她甚至不敢去看他的眼睛。

“司墨承,你想多了,我不是你的所有物。还有,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人自大起来,其实很让人讨厌?”

光是他之前那些自以为是的话,就让她对他的好感减为负了!

司墨承闻言,脸色却一瞬间僵住了。

很让人讨厌?笑话,他司墨承长这么大,谁会讨厌他!?

他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见池晚起身便要走,他脸色微变,连忙起身挡住她的路。

愠怒的语气质问:“我很让人讨厌?”

池晚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,后退一步,“没有自知之明?”

司墨承脸色又是一僵,伸手便抱住她的双腿,直接将人扛了起来,又是和上次同样的姿势!

池晚见状吓了一跳,差点没被他给气死。

“司墨承,你又想干什么!放我下来!”

男人却没理她,大步往房间里走,便将她往床上一扔,俯身压了过来。

池晚瞪大眼睛,还真有些害怕自己是激怒了这个男人, 忙伸手抵住他。

“你走远点!别让我更讨厌你!”

司墨承没说话,这回是直接用唇堵住了她的嘴巴。

池晚下意识的咬紧牙关,伸手就想打他,却被他反手握住,几乎是轻易的便撬开她的牙关。

男人温热的气息逼进来,池晚简直要被气哭了,正恨不得咬他一口,男人却只是浅尝辄止,便放开她。

深邃的眸底,却透着股危险的警告:“乖一点,别逼我做些什么——虽然青天白日的在酒店内,确实适合孤男寡女做些什么。”

“你敢!!”池晚双眸瞪得圆圆的,恨不得将他给吞了。

司墨承却只是浅笑,伸手拉过一旁的被子给她盖上,大掌覆上她的额头,“好好休息。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变成我的人。”

“不可能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