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六章 不愿意跟他过分亲近
书名:亿万双宝:拐个妈咪送爹地 作者:长乐未央 本章字数:2301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3 11:13:14

第八十六章 不愿意跟他过分亲近

“嘶——”司墨承疼的吸了口凉气,双手搂着她的腰将她拨开,浑身微僵,“池晚,你这是想要我的命?”

“谁让你弄得我那么疼的。”池晚还不觉得解气,抬起那只脚踹他。

司墨承眸色暗沉,低头便将她抵在前面的车座背上,擒住她的唇狠狠吻下去。

呼吸突然被堵住,池晚挣扎了两下却没挣开,只觉得自己的意识在一点一点的消散。

到酒店的时候,池晚就已经睡着了,大概是酒劲上来,她满身的酒味,熏得司墨承嫌弃的皱了皱眉。

将她抱回房间,放在沙发上,司墨承伸伸手捏了捏她的脸,“到酒店了,自己去洗澡,嗯?”

不是他不愿给池晚洗澡,她清醒的时候就极不愿意跟他过分亲近,更别说洗澡这种事情。

她从不畏惧他,惯会甩脸子,惹毛了她能说踹你就踹你。

他若是敢趁人之危,等她醒了指不定要怎么算账。

“哼……你别碰我。”她老大不爽的拍开他的手,靠在沙发上继续睡。

司墨承忍无可忍,低头便又吻了上去,恨不得把她给吻到死。

那双唇,太适合接吻。

结果到了最后,池晚也没能醒来,司墨承只得去浴室放了水,亲自给她洗澡。

她睡得是真沉,怎么折腾都没醒来,反而觉得舒服,在男人怀里哼哼唧唧了几声又睡了过去。

司墨承见她这副样子,心里那股邪火跟火球一般越滚越大,从心底蔓延至全身,让他有种恨不得现在就把她给办了的冲动。

原本是给她洗澡,最后却闹得他自己浑身湿透,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,司墨承总算是压不住心里那股冲动,脱了衣服跟她一起泡进去。

洗个澡而已,却洗了将近两个小时,池晚若是醒来看到自己身上遍布的红痕,定是忍不住要骂人。

只是到了这种时候,司墨承又哪里肯放过她,一只手从身后环住她的腰抱着她,另一只手则紧握着她那软若无骨的小手。

娇小细嫩,对司墨承来说,已是这世上万千物品也抵不上的好……

翌日,没有戏可拍,池晚是一觉睡到自然醒的。

醒来后却觉得脑袋还是昏沉沉的,动了一下,便感觉到浑身一股酸疼。

“醒了?”床边的司墨承见她睁眼,忙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额头,还有些余热。

池晚半晌才反应过来,“我……发烧了?”

“嗯,低烧,给你喂了药,肚子饿不饿?”

池晚皱了下眉,双手撑在两侧想要起来,“我怎么好端端的发烧了?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司墨承听到这话有些心虚的低咳了一声,他当然不敢告诉她是昨晚泡了太久水温有些凉了他都没察觉,竟让她感冒了。

“找医生看过,说是受了点寒气。你先躺着,想吃什么告诉我。”

池晚不疑有他,她身体本来就差,稍微受凉就容易感冒。她掀开被子想要下床:“我要上厕所。”

司墨承顿了顿,直接伸手将她打横抱起来,往洗手间里走。

池晚脸一红,皱了皱眉,“喂,你放我下来,我自己会走。

“不是身上疼吗?我抱你过去。”

“我是疼但是不至于不能走路啊!你放我下来!”

司墨承没说话,直接将她放在马桶上,“我不看你,解决了叫我。”

“走开!”

池晚一大早心情就不好,还以为他要在这里围观,还好他没这方面的癖好,池晚这才松了口气。

她抬手准备解开裤子,却突然觉得右手手腕一阵酸疼,动几下都觉得疼的厉害,她平时感冒就算不舒服也只是四肢疼的厉害,这次怎么会连手腕也疼?

而且,只是右手疼!

池晚眉头微蹙,没怎么在意。

上完厕所,她便去一旁的盥洗室洗漱,下意识的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,确实没什么精神,目光却忽然瞥见自己锁骨下方,密密麻麻的清晰可见的红痕!

池晚心头一跳,连忙扒开胸口的浴袍,果然看到下面的更多,她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什么了!

这个男人,趁她睡着的时候都做了些什么!

她甚至怀疑,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发烧了?毕竟……毕竟浑身酸疼这种事,唐贝贝说某些事情过后也是会这样的!

池晚没由来的觉得心头一团往上蹿,走出浴室便愤怒的瞪着电脑前的男人。

“司墨承,你昨晚对我干了什么!”

做了什么也就罢,他竟然还骗她是发烧?几个意思!

男人闻言心头一跳,怔了一下淡然的抬头睨着她,目光坦然。

“我对你做了什么?还是,你希望我对你做什么?”

池晚一噎,又觉得气不顺,“我脖子上这些东西,不是你的杰作吗?你怎么可以趁人之危!”

司墨承淡笑了一下,“你是我女朋友,我做些什么也叫趁人之危吗?是你自己喝的不省人事连澡都不洗,我好心帮你洗澡,还不能占点便宜吗?”

“你……”池晚第一次觉得被人气到涌出些不一样的情绪,“既然你这么坦然,为什么还骗我我是发烧了?!”

男人愣了一下,似乎意识到什么,就连深邃的眸底也漾出笑意。

“你发烧是事实,不信可以自己量体温,你该不会是以为我把你给睡了吧?”

“……”池晚怔了半天,也憋不出一个字来。

所以……是没有吗?

司墨承见她不说话,嘴角玩味的勾了勾,起身朝她走过来。

“虽然我的确想这么做,但我向来不喜欢对女人趁人之危,只是没想到,池小姐脾气竟然这么大。”

他语气轻佻,低沉而性感,“既然让池小姐这么失望,失望到一大早就朝我发火,不如现在补回来,嗯?”

“你……失望你个头!”池晚见他走来,连忙转身钻进浴室,想也不想的重重甩上门,尴尬的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!

他从哪儿看出来她失望了,她明明很生气好吗!

被厚重的门甩在外面的司墨承也不生气,淡然的站在门外继续逗她,声音低哑温柔,“晚晚,把门打开,听说那种事治疗发烧效果很好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